丁峰的博客

Free is a matter of liberty, not price.

March 27th, 2010

写博客有四年了!

今天刚想起来本站的第一篇博客《Everything that has an end has a beginning》写在 2006年3月26日,原来到今天我已经写博客有四年了!

四年时间,不长也不算短,至少够上一个大学的了,呵呵。以前刚开博的时候,还写过总结贴《开博半年》和《开博一年》,后来没有再总结过了,呵呵。四年,写了221篇,平均差不多每周一篇,嗯,还不算太少,不过其实也就第一年2006年写过一百多篇,后来几年都是每年写二、三十篇左右。

我在2006年底写过一篇《岁末谈博客》,现在读来,依然认同那时候的大部分观点。

总结一下我现在对写博客的观点:

  • 原创很重要。这是个人博客,不是新浪新闻。所以最近我越来越只写自己原创的内容,包括文字和照片都尽量用自己原创的。
  • 不逼迫自己一定要经常更新。有东西才写,有自己的观点才写,没东西写、或者太忙没时间写,那就不写。而且很多事情,往往是过了一段时间回头仔细琢磨,才看得更清楚,才有更深入的观点。
  • 坚持写的原动力是为自己写,而不是为别人写。就是觉得几年后回头看看自己当年在想啥做啥,挺有意思的。岁月留痕嘛。
  • 但写的时候牢记这是公开的地方,谁都可以看到。所以注重保护自己或他人的隐私。同时注重尊重他人的版权和原创,例如引用别人的内容都尽量给出原始出处。
  • 我写博客很花时间,确实很花时间。最近发现写一篇经常需要两小时左右。但写的过程很有收获,因为其实是一个梳理自己思路的过程。很多事情,以为自己想明白了,但用文字把它清楚的表达出来,并不容易,写的过程就是想的更清楚的过程。更何况写这个博客,让我结交了各地各国的很多新朋友,这是最让人高兴的收获。

我会继续写下去。

最后再给新读者一点点指引:

  • 每页的左上角的 帖子归档(按类别)(点击每个类别右边的灰色小加号可以展开,列出那个类别的所有帖子),帖子归档(按日期)能够帮助读者按照类别和时间浏览我的所有帖子。
  • 我的 关于 页面列了一些我的帖子。
  • 欢迎和我联系。请到 和我联系 页面填写您的留言。谢谢。
March 27th, 2010

[旅行] 西雅图

西雅图(Seattle)对我是个很早就想去看看的城市:N多年前在国内就流行了的经典电影《西雅图不眠夜》、微软的总部、波音的总部、星巴克的总部、亚马逊的总部…… 其实正在上个月,同届的同学组织了去西雅图拜访很多公司和跟校友联谊(参见同学 Tim Potter 写的博客 Haas Tech Club Travels to Seattle ),我因有别的安排没有参加。现在到了三月底,阳春三月,春暖花开,我们也放了一个星期的春假(Spring Break),我于是飞往西雅图,就是想去看看。

飞机在下午两点多向西雅图机场下降着,大晴天,阳光明媚的有些过分(不是说西雅图一年里半年是下雨吗?),隔着机舱的窗户往下看,是一个极绿极蓝的地方,大片的绿地、森林,大片的蓝蓝的海水……我第一眼反应:这像极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参见我08年去瑞典写的博客“斯德哥尔摩市政厅”)。

Space Needle(太空针塔)

这是西雅图的标志性建筑了,所以肯定得登上去看看。由于我一月份还在国内登了上海的世界金融中心,说实话这会儿看西雅图的 Space Needle 就觉得它太矮了,呵呵。

夜景

晚上坐在水边的一个环境和风景巨好的餐馆,一边吃海鲜,一边隔水相望 Space Needle 和整个 Seattle downtown 的夜景,还是不错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March 27th, 2010

Operations 这门课

在刚刚过去的前半学期(1月19日到3月12日)上了两门必修课,其中 Operations 这门课几乎是人人喜欢,我想主要是因为这门课的老师实在是招人喜欢。

教授

Operations 这门课的老师是年轻的 Prof. Terry  Taylor:

Prof. Terry  Taylor

Taylor 教授是在麦肯锡做过两年后才进入学术界的,在斯坦福大学拿到博士学位后,主要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过六年,2007年的时候来到伯克利:
B.S., Industrial Engineering, Stanford University, 1994
McKinsey & Company, Business Analyst, 1994 – 1996
Ph.D., Management Science & Engineering, Stanford University, 2000
Stanford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 Global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Forum, Director of Research, 2000 – 2001
Columbia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 Associate/Assistant Professor, 2001 – 2007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Haas School of Business, Associate Professor, 2007 – present

我听一位二年级的同学说,他们以前跟 Taylor 教授聊过,问他为什么在麦肯锡做的好好的,后来要去学术界了,Taylor 教授回答说在麦肯锡做事,做完一个项目就结束了,满足不了他追根问底的求知欲(intellectual curiosity),于是他想去学术界把 operations 的问题弄明白和清楚。

第一节 Operations 课就让我震了一下,因为 Taylor 教授实在是我见过最井井有条( organized)的人。光看他写的课程大纲,别的课的大纲一般只是粗略的告诉学生每节课要上什么内容,他这大纲很仔细的告诉每节课前你要准备什么,课后你要看什么,哪节课你要带计算器,哪节课你要带电脑…… 连期末考试的地点,由于不是在商学院的楼里考试,他都给你画好地图!他把一切细节都安排好了,让人有一种特别好的享受VIP服务的感觉,呵呵。结论是:Taylor 教授真不愧是做 Operations 的!

Taylor  教授人也长得精神帅气(听说很多女生迷他,哈哈),每次都精神抖擞的西装革履、正装衬衫领带一丝不苟的来上课,他人又非常聪明,每次 Operations 课堂讨论气氛都很活跃…… 上他的课真是享受。

也难怪他无论在 Columbia 还是 Berkeley 教书都能拿 teaching 的奖:
Earl F. Cheit Award for Excellence in Teaching (Full-Time MBA Program), 2009
Earl F. Cheit Award for Excellence in Teaching (Full-Time MBA Program), Honorable Mention, 2008
Columbia Business School Dean’s Award for Teaching Excellence in a Core Course, 2003

教学方式

案例教学和课堂授课相结合,教授提供了不少case 让我们读,在课堂上讨论这些 case,还有一个模拟游戏.

内容

这课教了这些内容:

  • Part I Physics and Economics of Production and Service Processes
    • Process Analysis:
      • Little’s Law: inventory = flow rate x flow time.
      • Bottleneck determines system capacity.
      • Batch production: economies of scale in production (setup costs) vs. inventory costs [EOQ model].
    • Variability in Processes
      • Variability leads to congestion and delay even when have more capacity than average demand.
      • Queuing models of service systems.
  • Part II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 Critical-fractile Approach (Newsvendor Model)
      • Value of delaying final production decisions by postponement (delayed differentiation) or using reactive capacity.
      • If can’t adjust supply (hotel rooms, airplane seats), adjust demand through revenue management: booking limits on discounted fares, overbooking.

Taylor 教授多次反复强调一些重要的原则:

Operations Principles

  • System performance is determined by the limiting resource (system capacity is the bottleneck capacity)
    • Bottleneck capacity determines system capacity.
    • Bottleneck may shift… when relieve bottleneck, or when product mix changes.
    • Failure of one resource threatens overall system.
  • Process choices should be integrated, consistent, self-reinforcing
    • Power of consistent, self-reinforcing decisions.
    • Risk in cherry-picking elements of successful operational models without considering interrelationships.
  • Uncertainty and variability are painful…
    • Performance degrades rapidly as utilization approaches 100%.
    • Performance degrades with increased variability.
    • Demand uncertainty makes managing supply chains challenging. Information distortion grows as move up supply chain away from end customer [Bullwhip Effect].
  • …but proper actions mitigate this pain
    • Build in slack/safety capacity.
    • Eliminate the variability you can, schedule demand you can control, and accommodate the rest.
    • Make intelligent gambles using critical-fractile approach.
    • Powerful “pooling efficiencies” are obtained by taking advantage of “statistical economies of scale”.

如同上学期在最后一堂 Marketing 课跟 Rashi Glazer 教授告别的时候一样,在最后一堂 Operations 课跟 Taylor 教授告别的时候,我真心实意的鼓掌了很长很长时间。

非常棒的一门 Operations 课,非常棒的 Terry  Taylor 教授。

March 27th, 2010

宏观经济学这门课

现在这个春季学期已经过半,在刚刚过去的前半学期(1月19日到3月12日)上了两门必修课,其中一门是宏观经济学,全称是 Macroeconomics in the Global Economy.

教授

这是一位老资格的教授了 Prof. Andrew K. Rose:

Prof. Andrew K. Rose

Rose 教授来自加拿大(他的个人网页的小图标是枫叶旗,呵呵),1981年在加拿大的 Trinity College, University of Toronto 取得经济学学士,两年后在 Nuffield College, University of Oxford 取得 M.Phil. in Econometrics 学位,之后又过三年,在1986年从 MIT 拿了 Ph.D. in Econometrics 学位,所以是根正苗红的经济学科班出身。1986年PhD之后就来到 Haas 做教授了,所以已经在我们商学院待了 24年了呢,所以也是根正苗红的老 Haas 人了。他现在还兼任 Research Associate of the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based in Cambridge, MA), and Research Fellow of the Centre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 (based in London, England).

课程

这门课基本上是在讲解西方宏观经济学,即流行于西方市场经济国家的现代宏观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既讲了 long-run trends,也讲了 short-run fluctuations 。

这套西方经济学的起源和研究数据主要来自于西方市场经济国家,特别是所谓的 OECD countries. OECD 就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英文名为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基本上是包括美国、日本和欧元区国家在内的西方主流发达国家,据说目前OECD国家的总的国民生产总值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二。注意:目前所谓的金砖四国都还不是OECD会员国,俄罗斯是正在入会申请中,而巴西、中国、印度都不是OECD成员国。

这门课用的课本是大名鼎鼎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曼昆(N. Gregory Mankiw)写的 Macroeconomics 7th edition (用旧的第6版或5版也凑乎了)。另外,Prof. Rose 还要求我们经常读 Financial TimesThe Economist.

这门课没有期中考试,但有期末考试,中间还有三次要学习小组写 case 分析的论文,三次分别分析的案例是阿根廷持续几十年的通货膨胀、世界石油危机和90年代初的欧洲货币危机。

我想要特别赞一下这门课的两位GSI(助教),是两位二年级的MBA学生 Antonio Fuentes 和 Ignacio Larrain.  这两位二年级的师兄,不仅在平时每周给我们发题为 The Big Picture 的课程内容总结,还每周把跟宏观经济有关的新闻条目总结下来,在期末考试前还细心的帮大家总结了最关键的那些概念和模型,例如:

  • Y = C + G + I + NX: GDP a function of consumption, direct government spending, investment, net exports
  • closed economy vs. open economy
  • Solow Growth Model
  • Hall’s model for unemployment
  • Quantity Theory of Money
  • The Fisher Effect
  • Aggregate Demand and Aggregate Supply model of shocks
  • Keynesian Cross Multiplier
  • IS/LM model
  • Net Exports model
  • Small Open economy
  • Mundell Fleming model
  • Mundell’s impossible trinity
  • Phillips Curve

我觉得学了这门课之后,貌似最有用的地方是现在看新闻,看到 Expansionary Fiscal Policy(宽松/积极的财政政策), Expansionary Monetary Policy(宽松的货币政策), Central Bank 这样的字眼就敏感多了,也貌似能看懂的多一些了,而且也更有兴趣去看 Financial Times 和 The Economist 了.

March 27th, 2010

Berkeley Haas MBA China Trek 2010

在上学期最有意思、也最自豪的事,是参与组织了60个 Berkeley MBA 各国同学在寒假(2010年1月)去中国访问。这次中国行我们称之为 Berkeley Haas MBA China Trek 2010.

Haas的中国学生

由于 Haas商学院的 full-time MBA program 比较小,每年在全球一共只招约 240人(Harvard 每年招900个MBA, Wharton 每年800个, Kellogg, Chicago, Columbia 每年都差不多招600个),所以每年真正从中国大陆来 Haas 读MBA的同学的数目一般是个位数。而每年从台湾来的同学就更少了,况且这几年也没有从香港或澳门来的同学。由于中国同学较少,我们的学生社团里没有单独的 China club,而是有范围更广的环太平洋俱乐部(Pacific Rim Club),就把亚太地区来的同学都算在里面了,呵呵。由于中国同学较少,也没有成制度的、例行的每年去中国旅行访问的安排。

Berkeley Haas MBA China Trek 2009

然而上两届(2009和2010届)的中国同学很热心,他们组织了 China Trek 2009,在2009年的寒假他们带领了40多个Berkeley MBA来中国访问,先后在上海和北京停留了数日,拜访了好些不同行业的公司,和上海、北京的Haas校友联谊,参观了各个景点…… 各国同学的反馈非常好。

Berkeley Haas MBA China Trek 2010

本来我并没有打算在第一学期的寒假回国,但去年8月份一来到Berkeley,就听上一届的同学谈到他们刚组织的 China Trek 2009,我同届的 mandarin speakers 同学也很热心,我想本来咱们这里中国人就少,我们更应该“抱团”,齐心协力组织好这次旅行,于是我也就很投入到组织活动中去。

无论如何,从最开始,这个活动就是我们学生自发组织的,totally student driven,而不是学校官方安排的。

2009年9月份

我们是8月底开学,刚开学后的第五周 9月24日,我们就开了第一次“组委会”会议。组委会成员是四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同学,和一位能听说读写非常棒普通话的美国同学。之后隔了几天,在9月28日,我们又开了第二次组委会会议。通过这两次讨论,我们基本明确了中国行的目的、拟安排的活动、组委会的内部分工、以及整体的进度计划。

还记得当时我们讨论的 China Trek 的目的:

Goals/Objectives:

  • Improve understanding of Chinese culture and Chinese business environment in Haas community
  • Improve connectivity between alumni and current students/the school
  • Improve Haas brand in China
  • Have fun

我们组委会五个人也有一些大致分工,有人做整体的活动设计,有人做各种沟通(对同学、对学校、对校友……),有人制作沟通的内容(presentations, survey…),有人做 logistics(旅馆、交通、饮食、门票等等),有人负责finance(收钱、花钱的所有安排)。也确定了将在10月12日周一中午,面向全体同学,我们开信息发布会(Information Session).  我们甚至还在学校专门注册了一个 china_trek at berkeley dot edu 的 Email地址。

2009年10月

10月8日,我们给全体同学发了一封信,宣传我们即将举办的信息发布会:

Announcing the China Business Trek…

Join this year’s China Business Trek, and you’ll see China like you’ve never seen it before — through the eyes of your Chinese classmates.

Over the winter academic break, you’ll visit Chinese firms in a variety of industries, meet with Chinese business leaders, and experience the essential elements of Chinese culture, all the while having a great time with your Haas MBA classmates. And we’ll take care of the administrative grunt work so you can focus on what’s really important: expanding your global experience and having a great time — did we mention that already?

Interested? Attend the following event …

Event: China Business Trek Info Session
Time: Monday Oct 12, 12:30-2pm
Location: C210

Questions? Contact us at china_trek at berkeley dot edu

Best regards,

Planning Committee
China Business Trek 2010
2010届中国商业旅行计划委员会

10月12日的 Information Session 非常成功,大约50个同学到场,还有大约15个不能来的同学发Email询问,实际上在10月12日当天同时段学校还有一个重大活动(庆祝 Professor Oliver Williamson 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庆祝活动和我们 China Trek Information Session 在同时段举行)。

接下来我们在网上发布了一个问卷调查,就是想弄清楚同学们的期望。后来根据问卷调查的结果,我们更明白我们应该联系拜访什么公司、安排什么活动。

10月26日周一中午,我们收取定金。有一位美国同学很早就开始排队了,呵呵。后来我们一共收到60多人缴定金。最终是有60位同学。好大的一个旅行团!在上海和北京我们都得租两辆大巴了。呵呵。

2009年11月

开始具体的琐碎的各种策划工作,而我们五个人的组委会也基本上保持每周开一次会:

  • 开始收各国同学的护照,一起向旧金山的中国领事馆申请中国签证。
  • 开始帮助同学预订来回中国的机票,回答他们有关机场、航线、航空公司、上海北京市内交通等等的各种问题。
  • 开始联系很多宾馆,询问价格和住宿情况。
  • 开始和国内的 Haas 校友联系。
  • 开始和想去拜访的公司联系。

2009年12月

12月7日,距离放寒假前一周,我们给全体同学开了第二次信息发布会。

12月15日,正式开始放寒假,各种琐碎的策划工作继续进行,最终我们在12月中旬拿到了很好的宾馆价格,在圣诞节前几天买到了60张上海到北京的软卧火车票,确定了给同学们每人发的 T恤衫的图案设计,确定了跟校友联谊的时间地点,敲定了拜访各个公司的具体时间和联络人。

2010年1月

元旦前后几天最终确定了每顿饭在哪个饭店吃,呵呵,我们的想法是尽量让各国同学广泛的体验我中华美食,所以我们预订了各种菜系的饭店。我们尽量去每个饭店踩点,预付定金,确认就餐环境、周围交通是否合适,确认周围能不能停两辆大巴车…… 我们还购买了一些预付费手机电话卡准备发给同学们用。

2010年1月2-5日,大多数同学陆陆续续从世界各地抵达上海。

2010年1月6日早晨,我们的 China Trek 正式开始。虽然前几天北京暴雪,有好几个同学从北京中转到上海的航班被延误,导致他们在6号上午才到达上海。但6号我们依然开局顺利。6号早上去登高新落成不久的上海世界金融中心,天气非常好,俯瞰浦江两岸的风光还是很不错的。

2010年1月9日晚上,登上动车组软卧火车从上海去北京。

2010年1月14日周四,活动结束,各国同学陆续从北京离开,准备返回美国开学。

我们去了这些地方:

观光旅游:

  • 景点:在上海去了上海世界金融中心、南京路步行街、外滩、豫园、城隍庙、朱家角水乡,我们还推荐同学们在上海去体验上海磁悬浮列车、淮海中路购物、上海博物馆、上海城市规划馆……,在北京去了天安门、故宫、景山公园、南锣鼓巷、后海、清华大学、天坛、长城、鸟巢、水立方、日坛……
  • 美食:上海菜、上海城隍庙小吃、朱家角上海农家菜、四川菜、西安菜、老北京涮羊肉、北京皇家菜、老北京小吃、、东北菜、新疆菜……
  • 娱乐:外滩酒吧、上海新天地、北京后海酒吧、上海和北京的钱柜卡拉OK(几十号外国人在钱柜找最大的包间唱卡拉OK,呵呵,我发现钱柜的英文歌还挺多的,而且很新)……
  • 体验中国的火车:从上海到北京,我们有意没有安排乘飞机,而是买了60张软卧票,大家一起坐动车组软卧去北京(15个软卧包厢,几乎就是把一节车厢都包了,晚上这帮老外跑到餐车开 Party,那个叫 Hi 啊)

商务拜访:

  • 外企和合资企业:强生(Johnson & Johnson )、上海通用汽车(Shanghai General Motors ,我们去了金桥的上海通用汽车厂房参观了汽车装配流水线)、谷歌(Google China,我们是1月11日周一去访问 Google China 的,然后第二天就出了那条新闻 Google 要撤出中国,这使得我们这次对谷歌的访问颇有纪念意义)
  • 中国企业:华为、腾讯(老外同学震惊了原来世界第三大市值的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创新工场(见到李开复博士本人并交流)、李宁、君太百货公司。
  • 创业相关:创业座谈会(Entrepreneurship Panel),在上海我们邀请了五位成功创业的 Haas 校友和三位VC(风险投资)一起座谈在中国创业。
  • 其他组织和活动:美国大使馆、克林顿基金会、和北京上海的 Haas 校友联谊。

最终这次中国行非常成功。好几位同学给我们“组委会”发来感谢信,呵呵,摘几条看看: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all your hard work planning and executing our trek to China. You all did a wonderful job making the most of our time in China from a career and tourist standpoint. Your job was a very thankless one, so please know that we all appreciated your efforts.

I just wanted to thank all of you again for the amazingly fun and informative trek. You did a flawless job setting up all the visits, cuisine, entertainment and other logistics, and left me with memories that I will always cherish. All your hard work is truly appreciated – as is your patience with us despite our increasing tendency to over-rely on you for every little decision. (I’m not sure how I will go back to picking out my own food over the next few days!) I hope someday I can show each of you that level of hospitality and generosity of time and spirit.

The people who really deserve thanks are definitely you. It was an amazingly well planned trip and not an easy thing to do. I don’t think a professional travel agency would have done nearly as well!

I had a very educational visit to China and it was quite productive for me to meet with so many alumni, corporate representatives and entrepreneurs. It was extremely well done and clearly tapped a tremendous amount of your collective time, thought, resources and leadership skills. Your planning and execution of the trip were top notch and I am very grateful for all you did for the students and me. Thanks so much.

You guys showed us an amazing time in China. A trip I will remember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现在回头看,这次活动非常成功的原因有:

  • 我们五个组织者非常精诚团结,大家都是很投入的参与组织工作,虽然各项安排都是事事亲为,很琐碎,但非常开心。
  • 组织上一届 China Trek 2009 的同学非常的帮忙,我们借鉴了很多他们的成功经验。
  • 国内的校友非常的支持,无论是联系校友、确定联谊时间地点、联系创业和VC校友开座谈会……等等各个方面,国内的 Haas 校友都给予我们很大的支持。
  • 学校也非常支持。虽然这从头到尾都是我们学生自发组织的活动,但学校也给予了各方面的支持。

最后,向在国内的朋友说声道歉:虽然我今年1月份在国内待了两周左右,但每天的行程安排的满满的,根本没时间去见见在国内的朋友们,非常抱歉!下次回国的时候再见吧。

March 27th, 2010

[旅行]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

去年从12月15日开始放寒假,有几位好友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周边,我又正好以前从未去过 D.C.,于是一放寒假就飞过去,在 D.C. 周边旅行加上访友,待了十天左右,直到过了圣诞节。

D.C.是美国的首都,自然有大把大把的历史人文景观,我也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一些。

Washington Monument(华盛顿纪念碑)

个人觉得D.C.最好看最耐看的还是简简单单形状的Washington Monument(华盛顿纪念碑):

Capitol(国会大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