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峰的博客

Free is a matter of liberty, not price.

October 29th, 2006

为什么不愿托运行李

前几日出差,我去登机。由于到站提取托运行李时往往要在缓缓蛇行的传送带边等候很久,所以一般出差我都不愿意托运行李,宁可全都拎到机舱里面去。再加上这次航班还是晚上很晚的航班,到目的地都晚上11点多了,我更是不愿意半夜还要在机场的提取行李处等候,所以这次我照例是一手拖着拉杆箱,一手拎着电脑包走进机舱里。

然而找到座位才发现两边的行李架都塞满了,我的拉杆箱是无论如何没有容身之地了。
一位迎宾的空姐正好站在旁边,看到我左顾又看的,还被后面乘客催着,于是她主动说:”先生您先坐吧,提包您带在身边,拉杆箱待会我给您带到前舱放。”
我一边在狭窄的座椅空间内转身试图把拉杆箱高高举起递给她,一边不禁也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哦,这箱子没办托运。”
一时间还有好几个乘客要过道,我也没法递箱子给那空姐,只好等这几个乘客先过去。
转念一想,又不禁想为自己不托运行李的行为辩解:”其实也是因为以前提行李经常要等很久,这次又是这么晚的航班……”
没想到那空姐不仅连连点头称是,还补充道:”是啊,我理解。而且其实我们自己很多时侯也不愿意把行李托运,因为他们实在是乱扔一气,好好的箱子都被他们摔坏了。”
我立刻明白她说的”他们”应该是指机场把托运行李搬上搬下的搬运工。
后来我的箱子还的确是被她带去前舱放了。

原来乘客不愿托运行李的原因有这两个:

  • 到站提取行李速度过慢,往往导致乘客等候时间太长。
  • 行李搬运卸载动作粗暴,往往导致行李破损。

还有没有其他原因,我没想出来。但无论如何,造成的结果是机舱里的行李太多,给乘客自己、其他乘客以及机组都带来不便。这是个问题。是问题,就应该想法尽量找到能够解决或者部分解决的方案。

两个原因都是机场服务水平的问题。第一个原因涉及机场内部客机到达之后行李如何取出的工作程序,我不懂,就不说了。但起码第二个原因,我稍微一想,我觉得还是能想到改善的方案。我的方案很简单,引入竞争呗。把搬运行李外包给专业的公司,而且引入两家以上这样的行李搬运公司,谁搬运的又快、又仔细、收到的来自机场和乘客的投诉少,哪个搬运公司的经济效益就好,这样竞争肯定就能提高行李搬运的服务水平。

类似的问题,很快第二天又碰到。出差见客户,是某省级电信公司。中午时间紧张,没有大吃大喝,就到该电信公司的职工食堂吃工作餐。进了食堂,我发现排队队伍很长,而且饭菜质量也很一般,客户说饭菜花色品种其实也不怎么样。我立刻就想到以前我去深圳出差的时侯,发现深圳很多写字楼里面的食堂是同时外包给两家餐饮公司的,两家竞争导致两家都使出浑身解数,经常换菜单,进了食堂就是左右两边各有迎宾小姐拉你去她所属的餐饮公司的台面去吃饭,最终受益的是来吃饭的人。我把这个事情说给该电信公司的客户听,他连连称是,说是他们公司如果也把餐饮服务外包出去,而且外包给至少两家公司,引入竞争,饭菜质量和品种就肯定不一样了。

竞争好。市场经济好。邓小平真伟大。

October 25th, 2006

值得一读

最近有点忙,没空写原创,但依然看到一些言之有物或有趣的帖子。秉承”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精神,贴出地址来,推荐大家去看看,呵呵。

作者:同人于郊

“六中全会公报的红楼梦研究”一文的最后结论是:六中全会的关键所在,就是标志着我国资本残酷原始积累流氓致富时代的终结。

我最开始是在这里看到三篇合集。后来找到作者”同人于郊”的博客是 http://geekonomics.tianya.cn ,就看到上述列的三篇原文。作者”同人于郊”的ID叫做geekonomics很有趣,似乎是Geek on Economics的意思。关于geek,可以参考这篇”什么是Geek“。

叶永烈(叶永烈简介)是我心里很尊敬的老作家,不仅是因为小时候我是看他写的科普文章和科幻小说长大的,也是因为稍大一些我看了他转型后写的一些历史纪实文学。这篇是叶永烈2006-10-24刚写的”叶永烈:博客一年的甜酸苦辣“。

俞雷(根据俞雷博客首页的介绍:俞雷曾任职于世界500强企业的玛氏中国、Sara Lee中国和欧莱雅中国,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他有超过12年丰富的市场营销工作实践经验,一直任职于世界一流的跨国消费品企业)写的:

October 20th, 2006

精神支持和物质支持

Jooey: How much have you ever get from google adsense ?

me: let me check, 7月1号至今 USD12.95, 三个多月 还不到13美元, 惨淡经营啊…… 5555

Jooey: That’s cool enough! I’ve got 0.

me: hoho 那是因为你文章少,网站流量少。你文章少,被搜索引擎搜到的几率就少。
真正点广告的人,不是你的粉丝,是通过搜索过来的陌生来访者。
粉丝天天看你的blog,他们是不点广告的。
陌生来访者,看到广告,如果相关,才会点。

Jooey: 那Fans有什么用?

me: 粉丝是留言的主力军,给你反馈,给你动力,让你接着写下去。
但美元是陌生来访者给你的。

Jooey: 哦,精神上的满足由粉丝完成,物质上的满足由陌生人完成。do you ever blog on that?

me: 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值得写一篇的。

上述对话里我的假设和结论是来自于以下对本站来访者的分析:

  • 所谓的”粉丝”,一般是认识我的人,无非是家人、同学、朋友、同事和前同事等等。他们对我或多或少有些了解,来看我的博客的目的和动机主要是对我个人的关注,而不是对个别话题和关键词的关注。访问手段往往是直接输入网址(或者网址已经加入浏览器书签)访问,甚至通过RSS阅读器来读(那就更是根本看不到广告了)。
  • 陌生的来访者,访问手段是通过搜索引擎搜索他/她关注的某个关键词,而搜到了我的某一篇文章,从而才看到了我的博客网站。由于陌生来访者的兴趣在于他要搜索的关键词,所以往往会被页面里的关键词相关广告所吸引,因此往往会点击相应的广告,从而为我带来美元。

浏览者不同的目的带来不同的浏览者行为。

  • 粉丝往往会仔细阅读文章,并且很可能会留言,但由于是关注博主这个人本身,而不是关注某一个特定关键词,所以粉丝反而不太会注意页面右下角的广告,也就不太会点击广告。
  • 陌生来访者根本不认识我,他只关注他要搜索的信息,即某些关键词,因此浏览行为往往是快速的一扫而过,但却往往能注意到相关关键词的页面右下角的广告,进而很可能会去点击相关的广告。

而且,

  • 粉丝比较熟悉我的网站的页面布局,知道帖子在正中间,两边是侧栏不是正文,所以目光是集中在中间的正文和留言上,而不太会注意右边侧栏最下面的广告。
  • 陌生来访者由于第一次来,不熟悉页面布局 ,目光会东扫扫西扫扫。性急的人还可能会直接一拉到底看看页脚。这样的目光扫射,反而容易注意到广告。

不同的浏览者行为给博主也带来不同的体验。

  • 粉丝主要给予博主精神支持。
  • 陌生来访者主要给予博主物质支持。
  • 通俗一点就是我上面说的:粉丝是留言的主力军,给你反馈,给你动力。但美元是陌生来访者给你的。

很有趣的结论?呵呵。

October 15th, 2006

2004年10月17日:上海崇明岛东滩

2004年10月17日:上海崇明岛东滩

被种的人两年前我第一次去了崇明岛,是跟随一帮子搞环保的朋友去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观鸟的。那次去了十几号人,其中不乏比较专业的摄影爱好者,拍出的照片很棒。下面列出的照片有些是我拍的,也有很多是出自别人之手,呵呵。

关于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可参见国家海洋局的相关网页以及dongtan.cn网站的介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October 9th, 2006

以前是用笔写文章的

前几日长假出行,一夜宿在农家,三层小楼,那晚住进不少人。和一拨老老少少自驾车出游的一家人一起吃饭。那家人里面有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年,急急切切的吃完农家饭,翻开他爸爸的提包,抽出一台笔记本电脑,熟练的打开Word,在空白的新文件窗口里面劈哩啪啦的敲了几个大字”XX之旅”后就停下来对着屏幕发呆。饭桌对面一直好奇的看着他忙东忙西的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孩子是要写作文呢,呵呵,看来是语文老师布置了假期作业呢。”

那孩子构思着作文发呆,我不禁也举着筷子发呆起来。我突然意识到:”啊!现在的孩子写作文都是用电脑写了,他们不再用钢笔写了……”刹那间,那些对钢笔、墨水的回忆,从大脑皮层的神经元里面颤颤悠悠的站出来……

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学到大学,写各科作业、写实验报告、写作文,上考场拿分数、拼名次、挣奖学金……都是用钢笔、圆珠笔、铅笔,一笔一划的写出来的。我记得直到大四最后一学期要写本科毕业论文了,大家才开始分时共享毕业设计实验室里面的电脑,用电脑去一键一键的敲,去把几十页的论文敲完。

当然,毕业后的这些年,电脑愈发普及起来,渐渐的什么都是电子化的了。如今,几乎只有在信用卡刷卡买单之后,我提笔飞快的签完自己的大名,这才用的着用笔,用的着写字了。现在,原来连孩子们写作文,都是用Word写了。

小时候谁的铅笔盒子里面没有几只铅笔、圆珠笔和钢笔呢?

铅笔,不消说了,我只用它画图,或者涂标准化考试的答题卡。如果笔也有高低贵贱等级,那无疑我是认为铅笔是平民老百姓。

圆珠笔,很多同学很喜欢用,因为它不像钢笔那样需要经常充墨水,因此适合偷懒的人用,而且它不像钢笔那样,带在衣服里,可能会墨水渗出来弄脏衣服,或弄脏钢笔的笔帽里面。可我不太喜欢用圆珠笔,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很固执的觉得圆珠笔似乎不够高贵,担负不起写作业,特别是写作文这样重大的任务。

所以,以前我固执的喜欢用钢笔。钢笔是我的书包里面的贵族。当时虽然只是一个孩子,不知道柴米油盐,对日常用品我更是一概没有什么品牌和价格概念,但却知道英雄牌钢笔是好牌子,而且好象价钱也很贵,平常是用不起、也舍不得用的,好象考了好名次之类的荣誉后,才会从学校或者爸妈那里奖励来一支英雄牌钢笔,得来之后我会很爱惜着用。

一支钢笔好不好用,俗话是说下水是不是流畅,那关键就看笔尖好不好。我记得以前钢笔有两种笔尖。

一种是这样的大头笔尖全部都露在外面的:

一种是大部分隐藏在里面,只露出一个小小的尖尖的:

我喜欢后者,因为前者的笔尖全部都露在外面,一不小心掉在地上就很容易把笔尖摔坏,而笔尖摔歪了,整只笔可就报废了,那就可惜的心疼死了。后者相对安全一些。

一支钢笔用的时间长了,难免有干燥后的墨水遗迹等脏东西堵住笔尖,使得下水不再那么流畅。所以当学生的时侯,我很喜欢拆洗钢笔。就是先把钢笔大卸八块:

然后端一个小脸盆,装上清水,把这些零件一股脑都浸到水里,看着残余的墨水在清水里面散开,有如漂亮的飘渺的云雾。笔帽是特别容易被墨水弄脏的,所以需要在水龙头下面好好冲洗干净,然后晾干。

洗干净的钢笔,重新装好,吸足墨水,拧紧笔头,好象一个修养好的武士,又可以继续征战沙场了(突然觉得这个清洗钢笔的过程,跟如今电脑用了一段时间,莫名其妙的速度慢了,或是中招各式各样的流氓和不流氓软件,就干脆重新安装系统,有的一拼。呵呵)。

墨水有好几种颜色,红墨水是老师专用批改作业的,学生们一般不能用的;纯蓝墨水太艳丽,似乎不太适合一心想长大想扮酷的小男生用;纯黑的墨水又太容易让整张纸显得乌七八糟好脏;所以我就用蓝黑墨水了。

遥想当年,窗前打开一盏台灯,桌子上铺开几张洁白的作文稿纸,手里握着吸满蓝黑墨水的一支钢笔,构思好作文之后,洋洋洒洒一个字一个字一行一行的写下去,蓝的笔迹很快变成泛深灰色的蓝黑色,几十分钟后,作文写好了,心满意足的把钢笔插入笔帽,心想明天早上作文作业可以交差了,寻思着大后天作文作业发下来能不能再得一个好分呢。

这种感觉,和剑客击败敌人之后长剑入鞘,和如今写好博客之后鼠标点击张贴按钮发送出去,其实是一样的感觉。一种任务完成的满足感。呵呵。

这篇Blog写到这里,我突然闻到手掌下的键盘里似乎散发出一股酸腐味,原来是我突然意识到这文章写的实在是遗老遗少味道太浓了些。我猜想,以前钢笔、圆珠笔等硬笔代替在中国用了上千年的毛笔,那时候想必也有封建的遗老遗少们跟我现在一样,写篇酸腐文章,无限怀念他们的毛笔、砚台和墨汁吧。

哎,弄了半天,原来我的觉悟,也就跟当年的辫帅张勋的觉悟一样。惭愧惭愧。

无论如何,自己的字现在是写得越来越难看了。惭愧惭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