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峰的博客

Free is a matter of liberty, not price.

September 7th, 2008

转载:《关于江南制造局翻译馆》

阮一峰发表了一篇图文并茂的博客文章《关于江南制造局翻译馆》,很值得一看:

 

今天中午,我去上海图书馆借书。一楼的“近代文献阅览室”正在举办一个展览《江南制造局翻译馆——建馆140周年馆藏文献展》。

我知道,中国大规模地引进学习西方科学技术,就是从这个机构开始的。可以这样说,中国当代科学技术的源头80%与它有关。(其余20%与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有关。)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uly 29th, 2008

两弹元勋邓稼先逝世22周年

今天,2008年7月29日,两弹元勋邓稼先逝世22周年。1986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于北京,全身大出血。

注:本文所有文字和图片来自”弯曲评论《邓稼先传》“。《邓稼先传》全书 PDF 文件下载。感谢整理编辑者陈怀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May 13th, 2008

5月11日星期天下午14:20,我结束了在欧洲40天的游荡生活,降落浦东机场。

24小时后,5月12日14时28分,就发生了四川汶川的7.8级大地震。

写博客的一个好处是可以回忆自己以前的事。比如这篇将近两年前,2006年7月我写的一篇博文《下周五,唐山地震三十周年,读了一本书》:

为什么说钱钢这书值得看呢?因为作者钱钢当年曾经在地震后没几天,就亲自赶赴唐山参加抗震救灾活动,可以说这书是作者在灾难现场的目击实录。 书中让人震撼的词句、段落、章节很多,比比皆是,或许是因为灾难本身就处处让人震撼吧。比如豆瓣网上的这个评论里提到的这个细节:

2006-02-15 14:22:40   来自: hujiao
翻开序章,提到有个幸存的女的地震之后就从没吃过甜的东西,因为她被挖出来后喝了满满一瓶葡萄糖水,从那以后,只要她再吃甜的,就会条件反射般想起被埋在废墟中2天2夜渴得要发疯的经历。

而这篇《世界平不平要看有没有地震》是在07年1月初写的,当时06年12月底台湾地震导致大陆到欧美的网络连接几乎中断了好几天(2006年底台湾地震影响内地访问国际网站专题_科技时代_新浪网)。

翻看06年博客的时候,看到这篇06年7月写的《“其实,我一直用着北京时间”》,又重读了里面那篇文章《这么小就在外面漂着》,依然觉得”很震撼”。

“一个留学已经两年的中学生,依然固执地使用北京时间。手表滴滴答答,走在惠灵顿的风里。而这样的生活将会延续到简大学毕业,她还要在新西兰过4年的北京时间。”

又看到连岳最近这篇《救灾信息进步》,以及王冉的《北京距离世界上最发达的城市有多远》,再想到最近自己在欧洲混迹40天的所见所闻,真的觉得中国在进步。

不幸的是,5月12日以后会是多少万人的忌日?

而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依然记得5月13日也是陈晓旭的忌日。一年前,2007年5月13日晚,林黛玉扮演者陈晓旭因病在深圳去世。去年我写了这篇博文《林妹妹死了》。

其实很多人并没搞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关注陈晓旭,还是在关注林黛玉。
或许,在大家心中,陈晓旭就是林黛玉。
所以,现在,陈晓旭死了,林妹妹也就死了。

今年新浪网也有专题”陈晓旭去世一周年纪念“。

“同人于郊”刚写了一篇《地震2.0:一个国家的考验和一代人的崛起》,提出了很有意思的观点:

那么2008年这几次事件中我们国家学会了什么呢?我认为跟以往相比最突出的一个特点是年轻人对国家大事的自发参与。

民间的力量升级了。升级的不仅仅是规模,甚至不仅仅是技术含量。是从响应别人号召到号召别人的质变。是从”国家需要我做事,我做”到”这是我的国家,我不允许她出问题”的质变。

发生这种质变的最重要原因是中国中产阶级的形成和崛起。1980年代的主题是致富,1990年代是过渡,而2000年代的主题就是中产阶级。

另一个原因是互联网,是人人参与,是web2.0。

这两个趋势是一致的,也就是个人平等,个人责任,和个人参与。这是一个讲个人的时代。这个个人主义不是狭义的自私,而是大量民众开始追求自身人格的完善。这是有恒产,有恒心的一代,是国士的一代。

“同人于郊”是我很推崇的一位博客,虽然我根本不认识他/她。我以前在06年和07年分别写过博文推荐”同人于郊”的博客:

而译言的这篇《 紧急呼吁:地震搜救手册翻译》,似乎是正好响应了同人于郊的上述观点。

同学们,我觉得咱们应该为生在这个时代的中国而庆幸,因为,尽管咱们国家是还有很多问题,但,咱们国家真的在进步。

身处在一辆全速前进的列车里,真的是一种很爽的感觉,这是我前几周在德国奥地利坐火车旅行的感受之一,我喜欢这种旅行。

人生也是一种旅行;中国就是一辆高速列车。

July 27th, 2007

1987年的变形金刚贴画

变形金刚是所有我们那个时代人共同的童年回忆。记得当时小学校门外的小摊小贩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变形金刚贴画,我买过一些,回家贴在集邮册(那时我也集邮)里。

感谢家人,还帮我保存着这些童年的集邮册。现在拿数码相机翻拍出这些变形金刚的贴画。从一些痕迹知道他们至少是1987年的,有可能还更早些。

跟同样从那个时代走来的人共享。

总是有两块大玻璃“胸肌”,总是戴着大口罩(不知道是嫌地球空气脏还是那时候就有非典)的擎天柱: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May 18th, 2007
April 8th, 2007

母校交大华诞111周年

今天2007年4月8日是母校交大华诞111周年。

罗列一下我开博一年来的有关交大的帖子(括号内为迄今的留言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October 9th, 2006

以前是用笔写文章的

前几日长假出行,一夜宿在农家,三层小楼,那晚住进不少人。和一拨老老少少自驾车出游的一家人一起吃饭。那家人里面有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年,急急切切的吃完农家饭,翻开他爸爸的提包,抽出一台笔记本电脑,熟练的打开Word,在空白的新文件窗口里面劈哩啪啦的敲了几个大字”XX之旅”后就停下来对着屏幕发呆。饭桌对面一直好奇的看着他忙东忙西的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孩子是要写作文呢,呵呵,看来是语文老师布置了假期作业呢。”

那孩子构思着作文发呆,我不禁也举着筷子发呆起来。我突然意识到:”啊!现在的孩子写作文都是用电脑写了,他们不再用钢笔写了……”刹那间,那些对钢笔、墨水的回忆,从大脑皮层的神经元里面颤颤悠悠的站出来……

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学到大学,写各科作业、写实验报告、写作文,上考场拿分数、拼名次、挣奖学金……都是用钢笔、圆珠笔、铅笔,一笔一划的写出来的。我记得直到大四最后一学期要写本科毕业论文了,大家才开始分时共享毕业设计实验室里面的电脑,用电脑去一键一键的敲,去把几十页的论文敲完。

当然,毕业后的这些年,电脑愈发普及起来,渐渐的什么都是电子化的了。如今,几乎只有在信用卡刷卡买单之后,我提笔飞快的签完自己的大名,这才用的着用笔,用的着写字了。现在,原来连孩子们写作文,都是用Word写了。

小时候谁的铅笔盒子里面没有几只铅笔、圆珠笔和钢笔呢?

铅笔,不消说了,我只用它画图,或者涂标准化考试的答题卡。如果笔也有高低贵贱等级,那无疑我是认为铅笔是平民老百姓。

圆珠笔,很多同学很喜欢用,因为它不像钢笔那样需要经常充墨水,因此适合偷懒的人用,而且它不像钢笔那样,带在衣服里,可能会墨水渗出来弄脏衣服,或弄脏钢笔的笔帽里面。可我不太喜欢用圆珠笔,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很固执的觉得圆珠笔似乎不够高贵,担负不起写作业,特别是写作文这样重大的任务。

所以,以前我固执的喜欢用钢笔。钢笔是我的书包里面的贵族。当时虽然只是一个孩子,不知道柴米油盐,对日常用品我更是一概没有什么品牌和价格概念,但却知道英雄牌钢笔是好牌子,而且好象价钱也很贵,平常是用不起、也舍不得用的,好象考了好名次之类的荣誉后,才会从学校或者爸妈那里奖励来一支英雄牌钢笔,得来之后我会很爱惜着用。

一支钢笔好不好用,俗话是说下水是不是流畅,那关键就看笔尖好不好。我记得以前钢笔有两种笔尖。

一种是这样的大头笔尖全部都露在外面的:

一种是大部分隐藏在里面,只露出一个小小的尖尖的:

我喜欢后者,因为前者的笔尖全部都露在外面,一不小心掉在地上就很容易把笔尖摔坏,而笔尖摔歪了,整只笔可就报废了,那就可惜的心疼死了。后者相对安全一些。

一支钢笔用的时间长了,难免有干燥后的墨水遗迹等脏东西堵住笔尖,使得下水不再那么流畅。所以当学生的时侯,我很喜欢拆洗钢笔。就是先把钢笔大卸八块:

然后端一个小脸盆,装上清水,把这些零件一股脑都浸到水里,看着残余的墨水在清水里面散开,有如漂亮的飘渺的云雾。笔帽是特别容易被墨水弄脏的,所以需要在水龙头下面好好冲洗干净,然后晾干。

洗干净的钢笔,重新装好,吸足墨水,拧紧笔头,好象一个修养好的武士,又可以继续征战沙场了(突然觉得这个清洗钢笔的过程,跟如今电脑用了一段时间,莫名其妙的速度慢了,或是中招各式各样的流氓和不流氓软件,就干脆重新安装系统,有的一拼。呵呵)。

墨水有好几种颜色,红墨水是老师专用批改作业的,学生们一般不能用的;纯蓝墨水太艳丽,似乎不太适合一心想长大想扮酷的小男生用;纯黑的墨水又太容易让整张纸显得乌七八糟好脏;所以我就用蓝黑墨水了。

遥想当年,窗前打开一盏台灯,桌子上铺开几张洁白的作文稿纸,手里握着吸满蓝黑墨水的一支钢笔,构思好作文之后,洋洋洒洒一个字一个字一行一行的写下去,蓝的笔迹很快变成泛深灰色的蓝黑色,几十分钟后,作文写好了,心满意足的把钢笔插入笔帽,心想明天早上作文作业可以交差了,寻思着大后天作文作业发下来能不能再得一个好分呢。

这种感觉,和剑客击败敌人之后长剑入鞘,和如今写好博客之后鼠标点击张贴按钮发送出去,其实是一样的感觉。一种任务完成的满足感。呵呵。

这篇Blog写到这里,我突然闻到手掌下的键盘里似乎散发出一股酸腐味,原来是我突然意识到这文章写的实在是遗老遗少味道太浓了些。我猜想,以前钢笔、圆珠笔等硬笔代替在中国用了上千年的毛笔,那时候想必也有封建的遗老遗少们跟我现在一样,写篇酸腐文章,无限怀念他们的毛笔、砚台和墨汁吧。

哎,弄了半天,原来我的觉悟,也就跟当年的辫帅张勋的觉悟一样。惭愧惭愧。

无论如何,自己的字现在是写得越来越难看了。惭愧惭愧。

September 11th, 2006
September 6th, 2006

电影《东京审判》

参考文献:我另外一篇帖子《2006年2月24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昨天上海降温,阴雨绵绵。下了班,走在路上,细雨扫来,穿着短袖居然还真有点冷飕飕的。阴霾的天气,我去电影院看了《东京审判》。一部心仪已久的电影,一部一看到介绍我就觉得应该自掏腰包去电影院看的电影。看完出来,依然阴风冷雨,心里却热,心想:”还好,没被忽悠,是一部没让我失望的电影”。

如果你是我的朋友,如果你相信丁峰的品味和鉴赏力,那么请去看《东京审判》。如果你出得起几十元电影票钱,那请去电影院自己买票看。谢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September 6th, 2006

2006年2月24日:南京 大屠杀纪念馆

参考文献:我另外一篇帖子”电影《东京审判》“。

时间:2006年2月24日

地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2006年2月24日,我去南京出差。公务之余,专门花了两个小时去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南京其他的景点我早就去过了,唯独这个地方以前没去过,所以早就想去。

里面有具体文字图片介绍的场馆内部,是不允许拍照的。所以我只能拍拍可以拍照的地方。

点击小图片可看到大图,鼠标悬停有简单介绍。

纪念馆正名 纪念馆大门 自2004年3月1日起免费开放 肃静 大门口指示牌 和平大钟 雕塑:活埋的人伸出的手臂 雕塑:军刀滴着血 近看雕塑:军刀滴着血 近看雕塑 证人脚印铜版路说明 著名的证人李秀英的脚印 证人脚印铜版路 张纯如雕像说明 张纯如雕像 三十万 无语 近看 遇难者名单墙 遇难者名单墙-2 万人坑遗址 来自日本一老人

一张一张的看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