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17日:上海崇明岛东滩

被种的人两年前我第一次去了崇明岛,是跟随一帮子搞环保的朋友去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观鸟的。那次去了十几号人,其中不乏比较专业的摄影爱好者,拍出的照片很棒。下面列出的照片有些是我拍的,也有很多是出自别人之手,呵呵。

关于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可参见国家海洋局的相关网页以及dongtan.cn网站的介绍

先说我两年前那次的行程吧。2004年10月16日早上至宝山区的宝杨码头坐船(市区可从位于上海体育馆的上海旅游集散中心乘坐旅游5号线大巴去宝杨码头),当时我们乘的是维多利号轮,轮渡两个小时左右到达崇明岛堡镇码头,下午在崇明岛上玩玩,傍晚到达前哨农场招待所住宿,晚饭在旁边的小平酒家,第二天17日早上至东滩保护区,下午后回程,下午4点钟到达堡镇码头乘船返回上海市区。

崇明岛位置地图 宝杨码头 维多利号轮 崇明岛上的小平酒家

东滩的滩涂地貌很有意思,下滩涂最适合光脚了,光脚丫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滩涂上比什么足浴按摩都要舒服,呵呵:

卷起裤脚下泥滩 深一脚浅一脚 泥腿子特写 泥腿子 红泥上的鸿爪 滩涂

放大一张泥腿子的特写看看,注意到右脚边的小洞洞,那些是细小如指甲盖的小螃蟹的洞,行走之间能看到被惊扰的小螃蟹们惊恐的钻入这些小洞里面:

泥腿子特写

而这张上的三趾印是来东滩的鸟留下的脚印了。两年后再看这张照片,想到秋天、鸿爪、痕迹这些词,突然想到苏轼的诗句”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来。

红泥上的鸿爪

从小就知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成语,到了崇明东滩,则可以亲自玩玩如何”树人”,嘿嘿。

这个”种人”游戏的玩法是:先选址,然后土地整理(许多人同时在泥上踩,将板沙踩成类似果冻一样的很有弹性的淤泥),然后某个不幸的人会被选中,然后栽种(不需要挖坑的,只要大家一边按着被种的人,一边在周边继续跳,人就会不断地下陷,直到种下,一般种到膝盖为止),然后被种的人表演铁板腰身功夫,大家拍照纪念,最后要拔人(正常情况下,自己是深陷滩涂出不来的,必须他人帮忙拔出来,否则涨潮后就人就被种死了,hoho)。

幸好那天那个不幸被种的人不是我。呵呵。

大家一起种人

被种的人

下面列一些照片,点击小图可以看到大图,鼠标悬停小图可以看到简介文字。

轮渡时拍的东海和船:

轮渡时拍拍东海 轮渡时拍拍船

上了崇明岛之后,看到秋日的艳阳和苇荡,最后一张是涨潮时的海:
秋日艳阳 苇叶映衬秋日艳阳 在齐人高的苇荡穿行 涨潮了

崇明的日出和夕阳(那帮摄影玩家们把望远镜接到照相机镜头前面,镜头里就出现了下面第三张的大大的太阳):

崇明的日出 日出光影 望远镜里面的太阳 崇明的夕阳

东滩的滩涂、牛群、鸟群,还有植被:

静谧的东滩 东滩放牧牛群 牛群 东滩鸟群 植物 苇子荡 有一段路的灰尘非常大

感谢活动组织者。感谢各个照片的各个作者。

谁说”事如春梦了无痕“呢,生活的痕迹不就是这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