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08年7月29日,两弹元勋邓稼先逝世22周年。1986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于北京,全身大出血。

注:本文所有文字和图片来自”弯曲评论《邓稼先传》“。《邓稼先传》全书 PDF 文件下载。感谢整理编辑者陈怀临!

1949年摄于芝加哥大学。左起杨振宁、邓稼先、杨振平:

邓稼先年鉴(来自 邓稼先传-邓稼先年鉴 : 弯曲评论 ):

1924年6月25日,出生于安徽怀宁县。父亲邓以蜇,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祖父邓石如,清代著名书法家,篆刻家。
1935年,考入北京崇德中学,与比他高两班、且是清华大学院内邻居的杨振宁结为最好的朋友。
1945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在昆明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民青”。
1948年10月,进入美国印第安那州的普渡大学研究生院。
1950年8月20日,通过博士论文答辩。此时他只有26岁。博士论文为《氘核的光致蜕变》

仅仅 9 天之后……邓稼先回国

1950年8月29日,邓稼先回国。
1951年,邓稼先加入九三学社。
1953年,与许鹿希结婚。
1954年,邓稼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8年8月,奉命带领几十个大学毕业生开始研究原子弹制造的理论。

( 6 年之后……原子弹)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爆炸第一颗原子弹。 邓稼先最后签字确定设计方案,是主要贡献和领导者之一。

(仅仅两年半之后……氢弹)

1967年6月17日,中国爆炸第一颗氢弹。邓稼先是主要贡献和领导者之一。

1971年8月,邓稼先与杨振宁阔别22年后,在北京重逢。
1985年8月6日,301医院确诊恶性直肠癌。
1986年6月24日,中央军委决定对邓稼先解密,《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刊载题为《两弹元勋–邓稼先》文章。

(解密后一个月……他死了,全身大出血)

1986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于北京。

1999年9月18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及中央军委追授邓稼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1996年7月29日,邓稼先逝世10周年,中国做了最后一次(第45次)核爆试验,并立即在报纸上刊登政府声明,自1996年7月30日起,暂停核试验。

杨振宁悼念邓稼先(来自 邓稼先传-杨振宁悼念邓稼先 : 弯曲评论 ):

从”任人宰割”到”站起来了”

100年以前,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的时代,恐怕是中华民族5000年历史上最黑暗最悲惨的时代。只举1898年为例:德国强占山东胶州湾,”租借 “99年;俄国强占辽宁旅顺大连,”租借”25年;法国强占广东广州湾,”租借”99年;英国强占山东威海卫与香港新界,前者 “租借”25年,后者”租借”99年。那是任人宰割的时代,是有亡国灭种的危险的时代。今天,一个世纪以后,中国人站起来了。这是千千万万人努力的结果,是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创造出来的,在20世纪人类历史上可能是最重要的,影响最深远的巨大转变。 对这巨大转变作出了巨大贡献的有一位长期以来鲜为人知的科学家:邓稼先(1924-1986)

民族感情? 骄傲?

1971年我第一次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见到阔别了22年的稼先。在那以前,于1964年中国原子弹试爆以后,美国报章上就已经再三提到稼先是此事业的领导人。与此同时还有一些谣言说1948年3月去了中国的寒春(中文名字,原名Joan Hinton)曾参与中国原子弹工程。[寒春曾于40年代初在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武器试验室做费米(E.Fermi, 1901-1954)的助手,参加了美国原子弹的制造,那时她是年轻的研究生。]

1971年8月在北京看到稼先时避免问他的工作地点,他自己说”在外地工作”,我就没有再问。但我曾问他,是不是寒春曾参加中国原子弹工作,象美国谣言所说的那样。他说他觉得没有,他会再去证实一下,然后告诉我。1971年8月16日,在我离开上海经巴黎回到美国的前夕,上海市领导人在上海大厦请我吃饭, 席中有人送了一封信给我,是稼先写的,说他已经证实了,中国原子武器工程中除了最早于1959年底以前曾得到苏联的极少”援助”以外,没有任何外国人参加。此封短短的信给了我极大的震荡,一时热泪满眶,不得不去洗手间整容。事后我追想为什么会有那样大的感情震荡,为了民族自豪?为了稼先而感到骄傲? -我始终想不清楚。

邓稼先夫人许鹿希访谈(来自 邓稼先传-邓稼先夫人许鹿希访谈 : 弯曲评论):

邓稼先夫人许鹿希访谈(来自 邓稼先传-邓稼先夫人许鹿希访谈 : 弯曲评论):

凤凰卫视:邓稼先夫人访谈

许鹿希:我在58年8月那一天,就是我们一点预感都没有。由钱三强先生把邓稼先叫去了,那时候钱三强是叫做核工业部的副部长兼原子能所的所长。那时候他叫去他就给邓稼先说,他说国家要放个大炮仗,调你去做这个工作,怎么样?这个国家要放个大炮仗你说这炮仗得多大,邓稼先马上就明白了这是要放原子弹,对吧,调他去做原子弹,他当时回答就说,我能行吗?那个钱先生就实际上他们已经决定了,这里调令呀,不是说征求你个人意见。后来他服从调动。

……

许鹿希:那天晚上回家以后,他也一夜没睡,我也一夜没睡。

主持人:他怎么跟您说,他也不能跟您说什么是吗?

许鹿希:他不能跟我说做什么,他就跟我说,他要调动工作,我说问他调哪去,他说这不能说,做什么工作他不能说。我说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他说这不行,反正弄的我当时很矛盾,我当时30岁,他当时34岁,我当时我孩子很小对吧,因为我不知道他干什么去,可是他态度很坚决,他说我如果,就是做好这件事,我这一生就活的很有价值。他这么说以后,我当时就感觉到他已经下决心了, 后来他突然说一句,就是为它死了也值得,他说这话以后,后来我就哭了,我说你干吗去,做什么事情要这么样子,下这个决心。当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后来过了一些时候我知道了,这个工作,当然后来从此以后,就是一干就28 年。

主持人:当时您完全没猜到是原子弹,那时候您一点都没猜到。

许鹿希:我为什么一点都没猜到,当时国家太苦了,当时我们连汽车也造不了飞机也造不了,你知道抗美援朝,你看过《聂帅回忆录》吧,就是抗美援朝的时候,所有的飞机是从苏联买的,对吧,喀秋莎大炮也是买的苏联的对吧,什么武器都是人家的,咱们自己什么也造不了。那个时候再用什么小米加步枪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个就是后来我才知道,就是在抗美援朝的时候,美国已经把原子弹运到的冲绳岛,如果板门店谈判再失败的话,咱们当时就要吃,就要扔原子弹了,他不过就欺负咱们没有。那个是谁,英国的撒切尔首相说一句话,但凡你中国有一颗原子弹,人家也不敢惹你。对,就是这样,实力嘛。所以这样的话,这个转折是非常突然的。

主持人:一夜之间。

许鹿希:一夜之间,后来我看邓稼先这么坚决,他说他后来就说了几句,他说家里事情他都管不了了,一切都托给我了,我回答他一句,我说我支持你。

主持人:许鹿希老人对我说,很多人都问过她,为什么能够忍受和丈夫分离长达28年的时候。她说是因为她不仅见过洋人,还见过洋鬼子,不仅见过飞机,还见过敌人的飞机在空中盘旋轰炸自己的家园,不仅捱过饿,还被敌人的炮火逼着躲进防空洞忍饥捱冻,她说因为有了经历,使她能够理解邓稼先,理解他因为要造原子弹而和自己分离28年之久。

……

主持人:我有一点不太懂,就是在这个整个的研究原子弹这个过程当中,日常的工作当中有没有可能受到核辐射的这个危险。

许鹿希:很多事情是你原先设计了以后,你不知道它会那么大,那时候你说不受到辐射不可能。

主持人:所以邓先生在接受这个工作的时候,他不仅要下决心,我要离开家庭很长时间,我的工作,我的成绩再大,功劳再大,别人不可能知道,我要一辈子做无名英雄,同时我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许鹿希:他完全懂,最重要的一次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一次是我们中国曾经有一次核试验,核弹头是很好的,只是那个什么降落伞没有打开。

主持人:是从空中掉下来了是吗。

许鹿希:对,曾经有过这么一次事情。就是文革非常乱,降落伞呢是(三机部)做降落伞,它那个降落伞曾经有几次打不开,周恩来总理和几个老帅就说过,说是这个降落伞是个大问题,一定要保证降落伞能打开,可是恰巧就有一次,飞机扔出来这个氢弹呢,就从最高的高空,因为现在这高空到底高到什么程度,这个数字是保密的,从最高的高空一直就掉下来了,就直接摔到地面,就给摔碎了。这个你想,这么掉下来的,和那个用降落伞那么样的弄的爆心,这个就距离很远对吧,后来当时就非常着急了,就是派一百多军队去找,没找着,没找着,可是这次的弹呢,签字是邓稼先签的,邓稼先签字就表明说向国家保证这个弹是成功的。他决定他自己亲自去找,陪他一块去是当时(二机部)的副部长,就是核工业部的副部长,叫赵敬璞,赵部长。他们俩一块上吉普车去,这时候那基地的那个领导就说,说老邓你不能走,你不能去,说你的命比我的值钱。这基地这个领导,他叫陈彬,他说的话是非常感动的。他不让邓稼先去,可是邓稼先当时不可能不去,因为当时不知道这个弹到底哪去了,也不知道这个弹是什么情况,如果这个弹是核爆炸的话,那就干了,在广岛什么样,长崎是什么样,你可以看到画面是吧,在中国国土上,不能自己在中国自己国土上干这么一下,对不对,邓稼先就决定还是上了吉普车走,那个戈壁滩上是,戈壁滩不是沙漠对吧,戈壁滩是大大的小石头,大石头小石头,大石头跟篮球那么大,小石头就是,就是大小石头块,那个吉普车就在那个戈壁滩到处跑, 一下子邓稼先就看见了,因为是他们自己做的,他说就在那,那个时候是那个,后来是赵经敬璞副部长告诉我,他说大概摔碎的那个范围呀,像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就是整个弹都摔碎了,邓稼先一看它就在那,他就让司机停下,然后他就喝斥,他当时也不太礼貌,他就喝斥这个赵敬璞副部长,他说你们都给我站住,你们进去没用,就把他们都喝斥在那个边上,然后他自己进去了。

主持人:他知道很危险吗?

许鹿希:可他那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了,好像我觉得那时候,有人说那时候他是傻子,我也说不出来他是什么人,是傻子还是,反正他一切都根本想不到自己了,他完全懂钚239是怎么个毒性,铀235是怎么个毒性,是吧,完全懂,可到那个时候他就进去以后他找到那个碎的弹片的时候,他就最糟糕就是他拿手捧了一下,捧起来一看,马上他就放松了他是平安无事。85年那次检查,就是到301医院去检查出来得了直肠癌是吧,医生说你怎么这会儿才来,他也没有想到,他觉得这会儿才来,他都回答不出来,为什么这会儿才来,根本没有想到这些事情,后来当然那时候张爱萍将军非常的关心,一直守在手术室外头,一直是从头到尾的关心这个治疗的方案什么,可是等到手术结果出来以后,我当时已经是医学院的医学教授了,这个科学上面这些事情很多都是很残酷的,科学上面把你真实的情况给你摆下来的话非常残酷,当时我就知道没救了,顶多一年,就是在1986年的6月,那个时候中央军委的领导就决定对邓稼先解密,解密的意思就是在86年6月 24号那一天,解放军报,还有人民日报都是大登,大版的文章题目就是两弹元勋邓稼先,马上就把邓稼先和原子弹氢弹所有的关系全部就登出来了,这一天拿到这个报纸,也是怎么说呢,有的人就拿着报纸,摇着这报纸说许老师,许老师,许教授,许教授您看看邓稼先上报了,一边跑一边挥着过来,可是等到跑到我们面前的时候,看见我们家里人都在掉眼泪。这一天也
是,一些比较懂事的,比较年纪大一些的亲戚朋友,就从各地方打电话过来,说邓稼先怎么了,说一个人20多年来都非常的隐姓埋名一点都不知道他干什么,现在在报上突然一下,把他跟造原子弹和造氢弹的事情全部都宣布出来,他说这人还在世不在世。这就是我们当时的真实的情况就是这样。

[在1985年张爱平将军亲自敦促邓稼先去看病,结果查出是晚期直肠癌,张爱平立即命令邓稼先住院接受治疗,从1985年七月三十一日到1986年七月二十九号,是许鹿希与邓稼先相处的最后的日子,结婚三十三年,在一起生活只有六年,在最后的一年里,许鹿希心里五味杂陈,思念的终结竟是永别,邓稼先离开他已经有十六年了,但家中的陈设一如既往,许鹿希将丈夫的用具都标上了年代,使用日期,连邓稼先坐过的沙发上的毛巾都没换过,看着老人摩挲着那些用具,不尽让人涕叹,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

看见邓稼先在去世前,嘴角出血与杨振宁合影的照片,我感到他是一种壮志已酬,得其所哉的欣慰。夫人许鹿希说,那时他已是全身大出血,擦也擦不干,止也止不住了。高强射线导致的不治之症。这是在他手捧核弹头走出放射区时,就心里明白的。

另一张照片,是邓稼先有一次开会在西湖,他拉着同仁在”精忠报国”那四个古意盎然的字前照了一张相片。许鹿希说,邓不爱照相,但这张照片是他自己要照的

邓稼先弟弟邓先怀念邓稼先 (来自 邓稼先传-邓稼先弟弟邓先怀念邓稼先 : 弯曲评论 ):

“七七事变”时哥哥正上初二。日本人的侵略暴行在哥哥心中激起了强烈的民族自 尊心。当时日本宪兵队驻扎在府右街,中国人路过那里就得鞠躬,哥哥上学放学宁愿 绕很远的路,也不给日本人行礼。

……

1948年,在哥哥考取公费留美前夕,他的一位进步同学和密友劝他不要去,留下来迎接解放。哥哥认为,国民党的垮台是注定的,新中国成立后,国家肯定最需要科学 技术,自己应该出去学好本领,回来报效祖国。

在杨振宁的介绍下,哥哥去了美国普渡大学。哥哥就靠1924年父亲在美国存的2000 多美元生活,吃饭都不够,得到学校实验室打工挣钱。直到第二年他得到了奖学金, 才解决了生活问题。

哥哥在普渡大学刻苦攻读,3年课程两年完成,顺利通过了博士学位考试,时年26 岁,被美国人称为BABYDOCTER—娃娃博士。

哥哥的英国导师对他说,我介绍你去英国剑桥大学学习,几年后你将会站在物理界的前沿。但是,担任旅美同学会总干事的哥哥一心想报效祖国,他不仅在1950年第一批回国,而且说服了光学物理学家王大珩(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低温物理学家洪朝生(后参加”两弹一星”研制)一同回国。

哥哥回国后,在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工作。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中央作出研制原子弹的决策。当时哥哥只有32岁,却已开始在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中担当重任。他带领20多名优秀毕业生向前苏联专家学习。白天挑砖抬沙建基地,晚上挑灯研读和翻译苏联专家的著作。苏联专家撤走后,哥哥被指定为研制原子弹的负责人,他提出了突破原子武器的3个重大课题,组织技术力量攻关, 用每秒钟仅能运算几十次的手摇计算机,花大半年时间,算出了用数字模型描绘原子弹爆炸这一物理现象的数据

后来我从许多报道中了解到,无论研制原子弹还是氢弹,无论是理论设计、加工组装还是爆炸实验,哥哥都亲临现场指挥。有了故障,他不顾危险,亲自排除。他隐姓 埋名,”失踪”多年,连我嫂子也不知道他对我国原子弹爆炸成功所做的巨大贡献。原国防科工委主任张爱萍在诗中赞他道:”君视名利如粪土,许身国威壮河山。”

在前苏联撤走专家时,国际舆论认为,中国恐怕20年也搞不成原子弹,可是哥哥和 他主持的核武器研究所,以非凡的杰出的工作,不仅在几年后就成功地爆炸了原子 弹,而且从第一颗原子弹到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只用了两年半时间,这在全世界是最短的。

李杰眼中的邓稼先(来自 邓稼先传-我眼中的邓稼先 : 弯曲评论):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和邓稼先同在梓潼长卿山后的九院机关U字型办公楼里工作,又同是二楼,我做人事劳资工作,邓是院领导、核武器研制专家。

……

我因取样接触到了放射性,我和邓院长那个月都得到了甲级保健津贴30元(乙级为15元),邓的保健津贴是我给代发的,我在我的笔记本上随便打了几个格,写上了保健津贴30元,收款人,邓院长签上了”邓稼先”三个字。这个本子我保存了多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每次核试验邓稼先向党和国家签保证书的签字和他领取保健津贴30元的签字,同是”邓稼先”三个字,这和他向党和国家为核武器事业所肩负的重任和所做的贡献,和他30元保健报酬是多么不相匹配啊!可见这一代人,这一代伟大的科学家的忘我奉献精神。


注:本文所有文字和图片来自”弯曲评论《邓稼先传》“。《邓稼先传》全书 PDF 文件下载。感谢整理编辑者陈怀临!


我今天摘抄整理这篇的心情,似乎只有两年前整理电影《东京审判》时可比。

我很渺小,花一晚上的时间写这篇博客,值得。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和铭记这些真正的民族英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