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文献:我另外一篇帖子《2006年2月24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昨天上海降温,阴雨绵绵。下了班,走在路上,细雨扫来,穿着短袖居然还真有点冷飕飕的。阴霾的天气,我去电影院看了《东京审判》。一部心仪已久的电影,一部一看到介绍我就觉得应该自掏腰包去电影院看的电影。看完出来,依然阴风冷雨,心里却热,心想:”还好,没被忽悠,是一部没让我失望的电影”。

如果你是我的朋友,如果你相信丁峰的品味和鉴赏力,那么请去看《东京审判》。如果你出得起几十元电影票钱,那请去电影院自己买票看。谢谢。

我小时候就对二战史,特别是太平洋战区历史很感兴趣,也读过讲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书和资料。但任何文字资料,都不如一部鲜活的电影呈现在你面前,那样有震撼力。多媒体的力量吧。

我很幸运,看到的是原音版(在网上看到据说有些地方放映的是配音版)。我大约提前了五分钟进场,坐下,看到陆陆续续的观众进来,从面相看,从50后、60后、70后到80后、90后都有。有很多年轻小情侣模样的一对一对的捧着爆米花和可乐进来,我不由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在担心会不会待会儿放映时还会听到吃爆米花的声音。

然而,电影开始不久后,很快就没有什么来自观众席的杂音了,特别是一些精彩的法庭问讯戏的时侯,简直是鸦雀无声,只有电影本身的声音–看来无论是50后、60后、70后,还是80后、90后,都知道看这部片子,你不应该制造任何不协调的杂音。

看完电影后,回家上网,查资料,补课。以下内容是我的上网补课笔记。

看到这篇《高群书朱孝天林熙蕾谢君豪新浪聊《东京审判》》:

主持人:8月15号我参加看片会的时候,最大一个体会,我非常期待看那个完整版本,因为我知道高导一开始是有将近4个小时的版本,但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只能呈现出大概一个半小时多一点。

主持人:那就是说我们最后会看到,比如买到DVD制品就会有完整版?

高群书: 我们现在有两种想法,一种想法是按照我原来做的三个小时的一版作为DVD版,还有我们把副线单独作为一个片子呈现,还是要看一看,争取大家的意见。

哦,天哪,原来还有一个小时被剪掉了。看到了当当网在预售”东京审判(简装DVD)预售商品9月7日左右到货”,但”配音/语种:国语”显示似乎是配音版的。郁闷。为什么没有原音版、时间加长版的DVD出来啊?!

先贴几张图,都是从新浪找到的。

电影海报:

《东京审判》电影海报

刘松仁 饰中国法官梅汝璈:

刘松仁 饰法官梅汝璈

这是历史上真实的中国法官梅汝璈(来源网页):

历史上真实的中国法官梅汝璈

主角里面唯一的大陆演员英达,饰演当时的中国顾问组组长倪征燠:

英达,饰演当时的中国顾问组组长倪征燠

这是历史上真实的中国顾问组组长倪征燠(来源网页):

历史上真实的中国顾问组组长倪征燠

香港老演员曾江饰演中国检察官向哲浚:

曾江饰演中国检察官向哲浚

这是历史上真实的中国检察官向哲浚(来源网页):

历史上真实的中国检察官向哲浚

这个老外演员演的是首席检察官约瑟夫-季南,在影片中有大量字正腔圆、铿锵有力的英文对白:

国际检察官季南

这是历史上真实的首席检察官约瑟夫-季南(来源网页):

这是影片里面的为战犯辩护的辩方日本律师:

这是影片里面的日本头号战犯东条英机:

日本战犯东条英机

这是影片里面的日本战犯土肥原贤二,他是”九·一八”事变共谋者,并一手导演成立伪”满洲国”政权:

这是历史上真实的东条英机(来源网页):

这是历史上真实的土肥原贤二(来源网页):

这是历史上真实的松井石根,他是南京大屠杀的元凶(来源网页):

这个网页这个网页罗列了这些二战日本甲级战犯。
这个网页披露了当年的远东军事法庭背景资料,包括这些数字: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由11个国家的11名法官组成,分别为:美国、中国、英国、苏联、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荷兰、印度和菲律宾。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共审判被告28人。

开庭818次。判决书1200页。法庭记录48000页,梅汝璈撰写的法庭判决书共10多万言。整个审判持续两年半之久。

再给几个链接:

《东京审判》新浪网专题

《东京审判》导演高群书简介

电影《东京审判》官方博客

《东京审判》导演高群书的博客

《东京审判》的douban网的评论

这篇《四十年代的海龟派:留美法学博士梅汝璈》写道:

东京审判中国部分是从皇姑屯事件开始算起的。这个理由显然为国际检察局已经接受,片子里第一场大规模的法庭戏就是说的这一段。

应该不客气地说,那时候海龟派的气节和道义感尤为强烈。

麦克阿瑟的十二道金牌令都下了数道了,中国检察团才刚刚成立,而法官人选还没定下来。

蒋介石当时挺不把这事当回事的,当时蒋介石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除掉毛泽东这颗眼中钉。东京审判的事他很相信麦克阿瑟,你他妈的决定不就完了,对丫那些日本鬼子还用的着如此兴师动众吗?拉出去毙掉不就完了

但麦克阿瑟不这样想,他把这事弄得很正规,他要让全世界人民服气,法庭审判用的是他认为最公正的英美法系。而当时中国精通英美法的大法官不多。想来想去,就想到了在国立政治大学当教授的梅汝璈。

1904年,梅汝璈生于中国江西省南昌县,1924年从清华学校毕业后即赴美游学。1926年,梅汝璈以最优等生的成绩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获得文科学士学位,并被选入”怀.白塔.卡帕”荣誉学会。1926年夏至1928年冬,梅汝璈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攻读法律,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离美后广泛游历欧洲各国及苏联。回国后在山西大学、南开大学、中央政治学校任教,讲授英美法,并先后担任国民政府立法院委员、立法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在当时的中国司法界名声赫赫。

当时国民政府的短见和轻率给后来的审判带来了极其糟糕的影响,以至于在审判成功结束后,国民政府想表彰在这次东京审判中给中国人长脸的梅汝璈向哲浚时,二人均选择了拒绝。

后来,梅汝璈从香港回到大陆。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梅汝璈,历史就会改写。

因为是梅汝璈亲手把包括东条英机在内的七名甲级战犯送上了绞刑架

梅汝璈改写了一段历史,这段历史一直影响中日至今。

《东京审判》就是那段历史的的电影揭密版

2006年3月15日高群书写道《《东京审判》:这是一次纯属民间的声音》

对于发生在1946年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二十八名战犯的审判,在日本本土,至今仍有各种说法。

但我要说,《东京审判》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或者可能真实的。后者指的是副线部分东京一家人的故事。

并且,《东京审判》是一次纯属民间的操作,没有任何官方背景

这个电影,至今仍然举步维艰。我已经为此负债几百万。今年一年的工作,我都是围绕还债和偿还能在最艰难的时候借给我钱的人情这两件事。

这事,谁给我个理由先?

在真正拍摄这部片子前,我们查阅了可能找到的关于这次审判的所有资料,包括当时日本记者团身临其境的客观记录,那次记录没有任何否认或者避讳的言辞。

因为他们在法庭上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次审判在1946年的东京引起的轰动有两点尤为突出:

1、作证的日本本土人士,比如说曾经做过陆军军务部长的田中隆吉,他是在第一次涉及中国部分时出庭作证的。第一次涉及中国的庭审是关于日本侵华战争的起点到底是”九一八事变”还是”皇姑屯爆炸事件”,后来经过 中国组检察官向哲浚先生的举证,国际检察局局长约瑟夫季南同意了这一说法,因为”皇姑屯爆炸事件”是直接对当时北洋政府的首脑张作霖的谋杀,是一个国家的军队对一个国家首脑的大规模袭击。因此国际检察局认定此事件为日本侵华战争的开始。

而出庭作证这次袭击是有预谋有计划的军事行动的证人就是田中隆吉。当时他的出现在法庭和社会均极为轰动。日本社会对田中隆吉的评论也分为两派,一派认为田中隆吉为卖国贼,一派持赞赏态度。当时东条英机看见以前的老部下居然如此指证时脸色铁青,神情紧张。

此次作证使得田中隆吉在日本家喻户晓。

2、因为日本实行战时新闻和通信管制,在前线的日军和家里通信严禁透漏在战争中的反人类暴行,就是说我们听到的那些惨绝人寰的事情当时是不会传到日本本土的,日本本土人民知道的都是日本儿女在进行一场解放亚洲苦难人民的伟大牺牲战争

当法庭上出现亲历证人,活生生的证据时,东京一片哗然。1946年的东京没有资料显示有人否认,还是那句话,因为他们看到和听到的都是事实,无法不相信。

六十年的时光终于让当时无可争辩的事实在日本本土褪色,我们觉得,应该还历史以真实。

我们只想告诉国人,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前两天买了老六主编的《读库》,上面知名胖子史航的几句话让我颇有感触,现抄录如下:

前一段买到了日本人田中正明的《”南京大屠杀”之虚构》,1986年世界知识版的内部读物,印数只有七千八百册。我且摘录书中几个小标题吧――《”南京大火”纯属谣言》、《从未耳闻》、《广岛才死十四万人》、《东京审判史观的迎合者》、《抢劫――中国军队的恶习》、《保护中山陵明孝陵》、《市内亦充满安堵之气氛》、《受处罚的官兵百余名》、《下关和平街之佳话》……后记中,作者将这本书”奉献给松井石根阁下在天之灵”。

国人还有很多不知道松井石根是谁的吗?但愿你知道,你记得。

知道和记得,其实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想说,想让人知道和记得,也很不容易。兄弟。

那场审判,包括关于那场审判的电影拍摄期间发生的一些事,也会有人否认或歪曲,但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并且无法改变,只是你想不想真的去了解。

谎言如果真的成为真实,我只能说,这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而已。

2006年3月15日高群书写道《战斗继续打响 《东京审判》上海看片会》

今天去上海,全国院线齐聚上海看片,上影安排今天下午放《东京审判》。看见了广州院线的老总赵军。我和徐嘉暄上去打招呼。徐嘉暄说赵军快成了《东京审判》的托儿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一直在给各院线说如果没有《东京审判》,中国电影史就不完整。赵军是最早关注此片的院线老大。

下午安排的是《理发师》、《东京审判》、《陶器人形》。晚上是华夏的引进大片《防火墙》。《理发师》放的是十分钟的片花。片花的最后,是陈逸飞的一段工作记录。大家一片沉默。一个艺术家因为一个电影永远逝去。电影啊。…

然后就开始放《东京审判》。…

我上台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对我感触颇深的是阴差阳错的和《理发师》在一起放。我说相信上影领导不是特意把两个片子放在一起,但这是天意。

《理发师》和《东京审判》,两个2005年最多灾多难的电影。…

这篇《李敖大哥 别担心》写道:

《东京审判》直面了二战以后国际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审判,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在电影作品里触及这一历史题材,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坂原征四郎、松井石根,脱下军装成了阶下囚,但是仍然狂傲不可一世,敢跟法官、检察官叫板,为南京大屠杀是否存在,日本跟中国打仗是亲善还是侵略等等激辩,曾江和英达演的中国检察官就得当庭驳倒这种观点: “中国是个需要扶持的小弟弟,到中国去是因为中国需要日本的帮助!””中国和日本是大哥哥和小弟弟的关系,弟弟不听话,哥哥因为爱心惩罚了他一下!”

一帮港台明星在北京的大热天里,比赛谁的日语背得流利,也没什么怨言,后来曾志伟摔折了腿,一样准时到片场,把脚藏在桌子底下拍–日本式的白袜子,正好遮挡了他的伤口。刘松仁演中国法官梅汝璈,因为法官之间是全英文对白,他从香港中文大学请了一位英文老师,台词改了又改,为了一个词,导演、演员、翻译、老师,争个不亦乐乎。考虑到剧组后期拖欠了他们的部分工资,你就不能说让这些港台演员如此敬业的拍完这部片子的动力完全是那只”看不见的手”。

说到拖欠工资,这片子可谓命运多舛。开拍的时候,正值反法西斯战争60周年之际。原意是在2005年8月15日上映,以纪念这一特殊的日子。但是这部由民间发起摄制的电影热情有余而资金不足,遭遇了中国电影的老问题。然后发生的事情按导演高群书的说法是”可以写一本最惊险的小说”。在影片实在难以为继的情况下,资金问题最终以导演借贷数百万垫付得以解决。

导演高群书垫付拍片资金的初衷不明,也许是出于对电影艺术的热爱,也许是一时头脑发热,没看到中国电影的水有多浑,但是他接拍此片的原因却是清楚的,所谓”未敢忘却的集体追忆”,是出自一个中国电影人的良心。在影像艺术的影响和号召力早已超过纸媒体的时代, 在王选”感动中国”而很多人却问王选是谁她干了些什么的时代,在日本电器遍布全球,日本制造业在海外的销售额每年在1万亿美元以上,2000年达到了1.3万多亿美元的时代,我们如此需要这样一部《东京审判》

这篇《东条英机最后的时刻》写道:

1948年12月22日午夜23点30分…

时候到了,东条和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武藤章四人首批被押向绞刑架。

惨白的白炽灯下,四台绞架下垂着四条黑色的吊索。

东条慢慢走上13级台阶,他望着那四条黑色的吊索,似乎看见父亲微笑的脸正在绞架上方隐现。

但实际上,此时他被一副黑色的布罩蒙着面,他被宪兵架着走完13级台阶,然后背身站在行刑台上,等待着行刑手将吊索套在自己的脑袋上。

突然,东条提议:请松井君带领大家三呼天皇陛下万岁!

松井石根歇斯底里的大喊一声:天皇陛下万岁!

另三人随声呼喊:万岁,万岁,万万岁!

执行绞刑的美军中士约翰 伍德想起了在纽伦堡对德国战犯执行死刑时相似的场面。当屠杀犹太人的头号杀手斯特雷切在验明证身后也曾歇斯底里的尖叫一声:希特勒万岁!凯特尔元帅也随着大喊一声:一切为了德意志!

东条和其他三人在高喊一声之后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行刑场突然陷入一阵死寂。美军中士约翰 伍德把吊索套在了东条的脖子上。总行刑官向监刑官们报告准备完毕,随之发布了行刑命令。

死囚脚下的活门突然打开,死囚倏然掉了下去。吊索突然绷紧,剧烈地抽搐着。

一会儿,一切复归宁静。

美国军医和苏联军医带着听诊器走向刑台后面验尸。

0点11分,他们走了出来,报告四人业已毙命。

然后,板垣征四郎,广田宏毅,木村兵太郎重复了这一经过。

这篇《宁死嚣张的东条英机,反证》写道:

注:论辩双方为国际检察官季南VS日本战犯东条英机

季南;”被日本军队杀死的中国人有多少?”
东条英机;”不清楚。”
季南拿起一份文件;”这是日本大本营所发表,据年鉴上载明,自1937年7月开始至1941年6月间,中国方面死伤约二百零一万五千人…
他停了下;”杀戮二百万以上的中国人,你是否想过,这将引起中国人的愤怒?”
东条英机沉默着。
季南:”请回答!”
东条英机:”我对此深感不幸。”
季南;”但所杀戮者不少是无辜民众,为什么要以此种残酷行为施加在这些与战争毫无关系的人民身上?”
东条英机:”所谓民众与战争无关系一节,中国与我们日本都是一样。而作为中国政权的统帅者,居然指挥民众抗击日本和侮辱日本,以至于招来虐杀,这是中国统帅者的错误!跟我们无关!
法庭哗然……

季南:“你认为作为首相发动战争,在道德和法律上都没有错吗?”
东条英机左手撑在桌子上,挺起胸膛,对着季南强硬地:”完全没有任何过错!以前、现在还有将来,我都认为那都是正当的!“法庭一片喧哗……
季南:”那么如果你无罪释放的话,你还准备和同僚们一起重复过去做过的事吗?你还会让日本继续发动侵略发动战争吗?!“他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东条英机梗着脖子,毫不示弱的盯着季南:“会!”……

这篇在2006年3月26日贴出的《有没有一种力量让我泪流满面》写道:

这个题目是十几天前写下的,我一直等待着。
昨天晚上,终于,我严重失态,泪流满面。…

昨天电影局张宏森,陆亮,周建东审片。…

是在北影郑欣的办公室里看的,前天晚上从天津赶回来最后又重新合了一遍音乐,在八一厂干到三点多。看的是画质极差的DVD版,开始张宏森竟然没看出演梅汝璈的演员是谁。

终于看完了,灯亮。…

张宏森发言,先说定位,这是我到电影局工作以来看到的最好的片子之一,没想到,大大出乎意料,我对老高有信心,但还是没想到这么出乎我的意料。可以定位为大片,从今天起,局里要高度关注这个片子。很惭愧,以前没有对这个片子足够关注,让老高受了一些不该受的罪。民间力量如此操作,全体华人都应该感谢。感谢老高,感谢所有的创作人员。

张宏森讲了半个多小时。评价之高,出乎意料。

导演高群书在2006年8月11日贴出的的这篇《上海台风》写道:

联和院线迅速达成空前一致的意见,立即排线,8月15日插进去,一切片子让路,就连上影自己的片子《第601个电话》也为此推后。徐嘉暄说许可证号还没下来,院线老总们齐齐说,那些问题你们去处理,反正8月15日上,没有片尾字幕也上。正式公映时,上海不能低于十个拷贝, 享受进口大片待遇

这些在一线的经理们最有发言权,他们的反应直接决定着一个影片的生死。并且很快,院线经理们就拿出了推广方案。这个方案也让我为之一热。

实在没想到,上海的经理们能做出如此让我感动的举动。

感谢。

我只能说,上海院线的反应之热烈,之齐心,连他们自己都说,从来没有过

导演高群书的这篇《忘记屠杀就等于再次被屠杀–一个网友的来信》写道:

这是一个陌生的网友的来信。…

这个网友年龄可能还不大,应该是80后,对于《东京审判》,许多人都说是给我这样年龄的人看的,年轻人肯定不爱看,理由是这是一个娱乐的年代,如此严肃的片子年轻人提不起兴趣。

但事实是,她们不但看了,还是冒雨看的。

这就是我为什么感动的原因。

导演高群书的这篇《真实的声音–给上海东方影视发行公司》写道:

你好高导:我是昆明的,小城市,不知你来过没有?今日看了你的东京审判,很震撼。我和同学看完后都不想说话,一种难过憋在心里。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为什么是配音?连字幕都省去了。昆明各个影院都这样…

走向共和
2006-09-02 17:04:56
电视剧有<<走向共和>>
电影有<<东京审判>>
<<无级>> <<夜宴>> <<十面埋伏>> 垃圾!!!!!
真希望陈凯歌,张艺谋,冯小刚同坐一架飞机,一齐坠入太平洋!!!!
省得他们糟蹋纳税人的钱!!!!
我们纳税人的钱是给高导这样有良知的中国人!!!
希望高导成为中国的斯皮尔伯格
拍出中国的<<兄弟连>>,<<拯救大兵瑞恩>>

[匿名] lunarmari
2006-09-02 02:24:47
我和朋友特别去了电影院看,一听到是配音版,真是无语到了极点,有被骗的感觉。但是找遍了重庆城,也么有听说哪里是原音版的,大失望。
电影被剪辑的好短,DVD什么时候有啊?会不会把剪辑掉的给补上?如果DVD是原音的,我会买正版以示支持,真的是部好片子。

[匿名] 断鸿
2006-09-02 22:59:15
高导,今天我又一次踏进影院~
上海美罗城柯达影院的1号厅几乎座无虚席,是原汁原味的《东京审判》,而不是配音版,让自己的心再受一次震动~
期待更完整的版本~

[匿名] 罐头
2006-09-02 23:05:01
看来上海开始放原音版的了!!
万岁!!
一定要看的啊..
那个气势磅礴,在电影院里感觉得到!!

为了写这篇博客,在网上查各种资料,花了我将近5个小时,但我觉得:值得。

我太渺小了。只想感谢导演和创造团队。等原音版、时间加长版的DVD出来后,我会去买一张DVD。

参考文献:我另外一篇帖子《2006年2月24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P.S.2006年9月19日更新:

以下来自百度知道

历史人物:

约瑟夫·季南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首席检察官兼盟军总部国际检察局局长。美国人。年龄60岁左右。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1914年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做职业律师,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加入美国陆军前往欧洲战场,战后出任俄亥俄州立检察官、美国司法部刑事局局长。办理刑事案件以干练著称。与政界交往颇深,曾得原总统罗斯福的信赖,与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私人关系也很深。 刚到东京便宣布要用自己的工作经验制服日本战犯。在法庭上能言善辩,提问尖锐,经验老到。有时喜好长篇发言,用大文章,引用”名人名言”(罗斯福等),因傲气自负脾气有时不免暴躁。季南强势推动了国际检察局对战犯的审讯和证据搜集工作。因其强悍、雷厉风行和高压态度而赢得了绰号–“魔鬼检察官”。

卫勃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长。澳大利亚人。身材很高(1米8以上),较胖,59岁。毕业于天主教会小学及昆士兰大学。原本是澳大利亚昆士兰省高等法院院长,到东京履任时刚刚升职,担任澳大利亚最高法院大法官。 1943年曾被任命为澳大利亚日军罪行调查委员会主席。 曾试图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追究天皇的罪责,但迫于美方政治压力最终放弃。卫勃主持了远东国际大审判,并为审判定下了基本公正客观的基调。

以下来自《大连晚报》记者张明春2006-07-20稿件

扮演约瑟夫·季南的美国演员John Henry Cox

John Henry Cox在美国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百老汇演员,他也拍了不少电影,如《最长的旅程》、《曼哈顿》等片。他说,与他以前拍摄的众多影片相比,《东京审判》的拍摄经历格外难忘,拍摄之后长达半年的时间他还总是想起这部电影。

John Henry Cox在电影中有几场重要的辩论戏,他为此要背长长的台词,这的确是一件“讨厌”的事。他解释,由于他在辩论时要体现出检察官逼人的气势,因此必须要将台词背得非常熟练,否则稍有停顿就前功尽弃了。导演为了真实的还原历史,不允许他对台词有哪怕是细微的改变,因此他必须准确到每一个词。不过舞台表演的经验帮助了他。

为了演好角色,John Henry Cox也主动翻阅了剧组搜集的关于东京审判以及日军侵华历史的资料,当他对这段历史了解深入,尤其是看到一些日军在中国残暴行为的影像资料时,他整个人也沉浸在一种长长的愤怒情绪中,这种情绪较好的支撑他完成了表演。他说,他对珍珠港事件很熟悉,但是对日军侵华的历史并不熟悉,通过《东京审判》的拍摄,他了解了中华民族在抗战中所受的苦难,他郑重其事的说,就像美国人不能忘记珍珠港事件一样,中国人也不应该淡忘这段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