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是所有我们那个时代人共同的童年回忆。记得当时小学校门外的小摊小贩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变形金刚贴画,我买过一些,回家贴在集邮册(那时我也集邮)里。

感谢家人,还帮我保存着这些童年的集邮册。现在拿数码相机翻拍出这些变形金刚的贴画。从一些痕迹知道他们至少是1987年的,有可能还更早些。

跟同样从那个时代走来的人共享。

总是有两块大玻璃“胸肌”,总是戴着大口罩(不知道是嫌地球空气脏还是那时候就有非典)的擎天柱: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