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时候会去Good Experience这个网站(其创始人Mark Hurst的简介)看看,它是关注产品的用户体验(User Experience)方面的。

最近在这个网站发现一篇可以说是旧闻了,2002年10月的,《Interview: Marissa Mayer, Product Manager, Google by Mark Hurst on October 15, 2002》。

Marissa Mayer文章所访谈的对象,Marissa Mayer,看来2002年访谈当时是任职Google的Product Manager,而时隔四年之后,现在她已经是Google的一位女性副总裁了( Marissa Mayer, Vice President, Search Products & User Experience)。

根据Google自己的介绍,Marissa Mayer是Google的第一位女性工程师(She joined Google in 1999 as Google’s first female engineer and led the user interface and webserver teams at that time)。而根据这篇访谈,她从2000年起,是Google里第一位专职做User Experience方面的员工(Marissa Mayer was the first person at Google to work exclusively on the user experience, starting in 2000)。

这篇访谈披露了很多Google内部关于用户界面、用户体验方面的细节和设计理念。

根据这篇访谈,Google的创始人之一,Larry Page,的背景就是人机交互(HCI: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Larry Page, our founder, has been very important because of his background in HCI)。

在访谈中,Marissa Mayer谈到,她认为:Google应该像一把瑞士军刀:干净、简单,是那种你无论到那里都想要带着的工具。而且应该像瑞士军刀那样,把各种各样复杂的功能平时都折叠起来,用的时侯再把刀子翻折出来。(I think Google should be like a Swiss Army knife: clean, simple, the tool you want to take everywhere. When you need a certain tool, you can pull these lovely doodads out of it and get what you want.)

按照这一理念,Google的用户界面的设计也是这样,它并不是把所有的功能都一股脑地全部堆到首页去,而是把一些相对不太常用的功能先”折叠”起来,然后以一些小提示(tip)的方式把它显现给用户。

Marissa Mayer开玩笑的说,如果将一把有681种功能的瑞士军刀全部都翻出来,你一定吓死了不敢用这把刀(Like when you see a knife with all 681 functions opened up, you’re terrified. ),她还说实际上那些首页堆砌了大量功能的网站就是这样的,用户根本不敢用(That’s how other sites are – you’re scared to use them. )。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一理念,Marissa Mayer举了一些例子,比如Google的拼写检查功能。这一功能开发出来了,那么怎么在页面上放呢,放哪里呢?通常的做法,就好像一般的字处理编辑软件那样,有个菜单项叫Spell Check。如果这样的话,那就该在搜索框旁边加一个明显的Spell Check的按钮?哦,不是这样的。Marissa Mayer她们Google的做法是,用搜索之后显示一行”did you mean”来执行这个拼写检查的功能。

例如,你在Google里搜fetion,英文里没这个单词的,所以Google就会显示一行”Did you mean: fiction”,这就是Google Spell Check.

但问题并不仅仅这样简单。在Google Spell Check这样发布以后,还是有很多用户在抱怨Google没有帮助他们搜索到正确的结果。实际上Google拼写检查已经在页面顶部这样告诉用户了,但用户总是不耐烦的,用户往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行拼写检查的提示,就直接就看第一个搜索结果(那当然是错的),而且看到第一个搜索结果不对之后,用户会继续翻页,往下看,直到页面底部,用户在期望找到正确的搜索结果,但总是错的,所以用户就会抱怨了。

在明白用户这样的行为之后,Marissa Mayer她们就想,既然可能在页面顶部显示拼写检查的提示不能够吸引用户的足够注意力,那我们就在页面底部再显示一遍好了。就是这样的:

不要小看页面底部这一个小小的重复。据说这样一来,看到拼写检查正确结果的使用率就翻倍了(usage of the correction link has doubled)。

可见,只有对用户行为的仔细研究和揣摩,才能设计出良好的用户界面和用户体验

说白了,你只有知道用户到底是怎样用你的软件的,你才能给他们最方便、最好用的用户界面和用户体验。

这篇访谈,还提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说有位老兄,是个Google的狂热粉丝(a Google zealot),这位仁兄时不时的会发Email给Google的提意见的邮箱,每次Email里面只有一个两位数字,其他啥也没有(靠,我怎么觉得跟恐怖电影似的,比如给警方寄信,按照电话号码后两位杀人什么的)。

Marissa Mayer她们琢磨了很久,才搞明白这位老兄是在数Google首页的字母数目。一旦字母数太多,这位老兄就不高兴了,就发这样一封只有一个数字的邮件过来抱怨。呵呵,很有趣。Marissa Mayer说,这就好像有人时不时的给你过秤,提醒你说:”哎,哎,你又重了两斤啊!”(It’s like a scale that tells you that you’ve gained two pounds.)

在访谈里,Marissa Mayer还谈到了为什么Google要用文本的广告,而不要任何图形的广告。她主要谈到了经济上的考虑,这样节省成本,因为发布广告商不需要去雇一个美工设计师去设计漂亮、复杂、炫目的图片、动画广告了,是一个双赢win-win的方案(They don’t have to pay for production of the ad – with hiring a graphic artist and doing the graphics and animation, the creative cost can be very high.)。

实际上,从最终用户角度看,我觉得是三赢的,Google赚到了广告费,发布广告的省了去雇美工的钱,而最终用户的用户体验也比较好,最终用户不会觉得文本广告刺眼和烦人。

总之,虽然是一篇四年前的旧闻,但仍然值得一读,特别对做用户界面、用户体验改善方面工作的人

顺便提一下,给自己做个小广告(也是文本广告,呵呵),顺便我发现,原来我的飞信文章已经是Google搜索fetion的搜索结果第三名了。呶,看看上面的屏幕截图,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