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常在中山公园地铁站的地铁二、三号线换乘通道里面看到有流浪歌手,大都是小伙子,而且好几次见到同一个小伙子,戴一顶运动带檐帽,抱个大吉他,靠墙坐着,面前吉他盒子摊开着当作收钱的盒子,里面零零散散的有些硬币和纸币,小伙子有时候唱张雨生的大海,有时候唱伍佰的歌

我比较关心产品和市场的关系问题,所以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把流浪卖唱作为一个产品,或者作为一个服务,那么在哪里唱能够最好的卖掉这项产品或服务呢?说白了也就是,为什么小伙子要在中山公园地铁站的换乘通道里唱呢?他为什么不去其他地方呢?

我没有实地去过其他地铁站做过调查,仅仅凭借我在上海的生活经验,对地铁站做了一些分析,最后我得出结论:

中山公园地铁站换乘通道是流浪歌手唱歌的最好地方

问题一:为什么要在地铁站里唱?为什么不去露天的其他地方,不去人气更足的地方比如淮海路大商场或者南京路步行街什么的?

姑且不论有没有什么市容管理条例之类的法规是否规定了哪些地方可唱不可唱,单单论地铁站里面有空调,冬暖夏凉,可以全天候演唱这一点,就足以让流浪歌手决心在地铁站里面唱了。

(2006年7月27日更新:《原来不准在地铁卖唱》
问题二:流浪歌手需要什么样的演唱环境?

显然,演唱环境要在人气比较足的地方。半天也没有一个人影的地方,显然不行——那是某些扰民艺术家们避开人群练声,那不是卖唱。但演唱环境的人气也不能太足,不能是人流攒动的,否则首先歌手自己的卖唱地摊会受到影响,而且听者也没法驻足欣赏一会儿,如果人流攒动甚至到了拥挤的程度时,说不定还会人挤人出事故。

所以初步结论是:流浪歌手的演唱地点必须是人气比较足,但又没到人流拥挤的程度的地方。

按图索骥,看看当今上海的地铁站哪些可以满足这个初步结论的需求。

上海轨道交通运营线路图

注:上述上海轨道交通运营线路图来自上海地铁运营有限公司网站

问题三:地铁站可以分为两类,换乘站、非换乘站,流浪歌手应该在哪一种站唱呢?

假想是在非换乘站唱,如徐家汇这样的站,人气是挺足,但你让歌手他老人家抱着吉他坐哪里呢?站台上?太窄了,那么多人上车下车的,挤了点吧。出站闸机出来的地方?都是乱七八糟小店,而且人来人往的,坐哪儿啊?所以我个人以为,一个理智的流浪歌手,经脑子分析后,他应该知道他老人家应该是在换乘站唱,而且应该在换乘站的换乘通道里唱。

问题四:全上海那么多地铁换乘站呢,该去哪个站呢?

其实目前上海地铁换乘站并不多,逐一分析一下:

(1)莘庄(一、五号线换乘):需要出站换乘,且五号线目前人气不足。排除。

(2)上海南站(一、三号线换乘):虽有“换乘通道”,但上海南站作为三号线起点站,人气不足,就算马上7月1日铁路上海南站正式开通,来乘火车的人会多起来,但由于几乎任何一个城市的火车站都是乱糟糟治安不好的地方,所以一个理智的流浪歌手应该不会选择在上海南站地铁站唱歌。排除。

(3)上海体育馆(一、四号线换乘):四号线目前人气不足。排除。

(4)人民广场(一、二号线换乘):地方不错,人流量大,人民广场的换乘通道现在也没有小店了,两边都是墙壁,可以抱着吉他靠墙坐。但问题是这里人气过足了。如果在这里唱歌,需要特别避开上下班高峰,否则我们的流浪歌手自己有被挤死的危险。基本排除。

(5)上海火车站(一、三、四号线换乘):换乘通道两边靠墙都是小商店,因此没有给流浪歌手靠墙坐的地方,而且这个换乘通道靠近火车站,几乎任何一个城市的火车站都是乱糟糟治安不好的地方,无法为听者提供平静的欣赏歌手唱歌的驻足机会,而无人欣赏就无人给钱。排除。

(6)从宜山路站到宝山路站共十个站(包括中山公园同时也是二、三号线换乘),是三、四号线共站的换乘,站在站台上或者走到对面站台上就可以换乘三四号线,总之根本不必出站就可以换乘,也没有“换乘通道”(除了中山公园有二、三号线“换乘通道”),排除。

(7)最后只剩下中山公园(二、三号线换乘)。这里人气比较足,但又没到人流拥挤的程度,人们听到唱歌的,可以停下来,好好听一会,有愿意给钱的这时候就会掏钱了。而且这里两边都是墙壁,可以抱着吉他靠墙坐。好地方啊好地方!就是它了!哥们坐下了,开唱了!

最后友情提示一下那小伙子,浦东的东方路站是二、四号线换乘,目前正在建设,尚未开放,可为今后的候选地。

其实我喜欢听他唱伍佰的歌。因为在1999年出品的电影《美丽新世界》里面,伍佰客串了一个地铁流浪歌手,而且在电影里面伍佰唱了“美丽新世界”这首歌。电影《美丽新世界》说的也正是以上海为背景的一个有趣的故事,女主角是陶虹。我喜欢伍佰,也喜欢陶虹。

(2006年7月27日更新:《原来不准在地铁卖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