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多关于李开复离职的新闻中,我偶然看到这篇。说实话,题目又是“媒体狂欢”,又是”微软现象“的,在我看来实在是有点哗众取宠。我对前半部分拿微软说事也不太感兴趣。但我对后半部分 ”跨国巨头的生存难题“ 比较有共鸣,里面引用的周鸿祎的这段话很有意思:

曾经担当过雅虎中国总裁的周鸿祎就向搜狐IT倾诉了自己当年的无奈,“一般人都会认为跨国公司总裁的职位是位高权重、十分风光的,但实际上却是非常艰难的。”

他还举例道,跨国大公司就好像中国古代的朝廷,中国市场负责人是边关节度使,如果边关的业务做得太弱,经常被打败,这位节度使将有可能被拿下;如果边关做得太强,屡屡打胜仗,朝廷又会怕拥兵自重,就会做出各种调整平衡。“朝中有人好说话”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古代节度使要写折子,现在的区域总裁要写PPT,也要不断往朝廷跑,进行沟通,要不然就会被替换掉。

根据我个人的一点点外企经验,我倾向于认同上述这种比喻。

而且我觉得也很好理解。毕竟对于远在美洲或欧洲的跨国公司总部来说,中国市场只是其全球那么多市场中的一块而已。这问题在别的行业或许还好,因为在很多更“传统”一点的行业,中国市场已经成为跨国公司的很重要的市场,那么总部自然非常重视中国区。但对于普遍还在摸索怎么在中国盈利的跨国互联网公司来说,相比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市场,在公司内部,中国市场的商业地位可能很低。

那么对于封疆大吏来说,如果这块边疆对朝廷既不是那么重要(至少在短期看来),而“朝中还没有有分量的人帮你说话”,那么,这个封疆大吏多半是很不好当的了。

总之,我大胆猜测,在IT、软件和互联网行业,在大多数情况下,跨国公司的中国区的高管恐怕不是一个开心指数和个人成就感指数很高的职位。

再说一下,我这些闲言碎语只是针对上面这段节度使的话有感而发,而绝不是针对李开复和Google 这个具体案例。事实上,根据著名博客 keso 的这篇东拉西扯,无论是李开复在谷歌中国的业绩,还是总部和中国区之间的沟通,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因为至少 keso 这句话说的很对:“至少相比Yahoo!、eBay、AOL等互国际联网巨头,Google在中国的第一步还算扎实”.  没错,至少相比其他这些互联网行业的跨国公司,Google 在中国还是做得不错。

另外,刚看到李开复在他自己的新浪博客上提到:

“其他的误解:“因为不放权、被架空离职” – 谷歌是跨国公司里面最放权的。如果不放权,如何能够做出昂贵、公司唯独在中国有的谷歌音乐?”

就李开复离职谷歌这个具体事情来说,我看了下面几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