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正在瑞典出长差。实际上已经来两周了,先是在瑞典南部群岛小镇 Karlskrona (卡尔斯克鲁纳)工作了一个多星期,然后上周来到瑞典首都 Stockholm(斯德哥尔摩)继续工作。

在瑞典几乎人人都会讲英语

在瑞典,从路边小餐馆服务员,宾馆打扫房间的服务员,出租车司机,各个景点卖门票的……几乎人人都会说英语,张口就来,都很流利。我只碰到一次坐出租车碰到一个年纪大的司机说英语不是很流利,看他样子似乎是中亚中东的移民。同事告诉我基本上除了一些年纪特别大而且教育程度相对较低的本地人和某些移民,其他人确实基本上都能说日常对话英语。这一点真好,方便多少事啊,也让我等外国人在瑞典从来不担心问路之类,呵呵。同事还告诉我,这跟瑞典人看电视有关,他们大量看英美电视剧,但从来不配音翻译,都是听英文对白,顶多配瑞典文字幕,这样子从小看电视就学了多少英文啊。真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也能这样,或者至少北京上海能这样普遍能说日常对话英语,这才够格称得上真正国际化的城市。

《星球大战》的感觉

刚过去这十几天,从慕尼黑折腾几个地方到斯德哥尔摩,几乎每天都能碰到不同国家的人,在公司里面就一会儿和荷兰人开会,一会儿和匈牙利人一起上培训课……下班了去吃披萨,做披萨的小老板告诉我他是从伊朗某个我从来没听说过的似乎要闹独立的地方过来的难民……

我突然就想起《星球大战前传》系列电影里面的一个场景,是欧比王去解救还是奴隶的小安纳金(天行者 Sky Walker),和奴隶主(是一个像甲壳虫一样,但能飞行悬停的外星人)谈判用多少钱可以赎出安纳金,《星球大战》电影很有想象力,里面奇形怪状的各个星球的人很多。我就突然有种类似的感觉,好像是在《星球大战》里面一样,今天和这个国家的人碰面,明天和那个国家的人碰头,虽然他们还都是欧洲人,不是奇形怪状的外星人,呵呵……